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盧廣被帶走(上)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1999年,中國經濟發展20年,徐剛出版《沉淪的國土》一書,描述中國被破壞的生態環境,情況令人驚駭。2007年,再出增訂版,之後幾年,這書不斷再版,我手頭上的一本已是第27版,對中國生態環境有更新的跟進報導,而且更深入和仔細,讀後叫人無限慨嘆。經濟開放差不多30年,全國河流、空氣、泥土、食物嚴重被污染,山林被濫伐,平民百病叢生。香港教育局推薦此書為中學生課外讀物,它也大大改變了我教視藝科的方向,過去廿多年來,我緊貼全球生態議題,並結合到課堂的藝術實踐上,影響著一屆又一屆的青少年。

今年中國高調慶祝經濟改革40週年,大事炫耀各方面成就,強調表面風光,粉飾太平,但對環境生態所面臨的危機,卻隻字不提。不單不提,誰要是揭露問題,誰就自找麻煩,例如:長期關心愛滋病患者的高耀潔醫生,被逼遠走他方,逃到美國,慶幸高醫生秘密地將大量資料帶走,繼續整理出書,報導中國愛滋病的實況。2015年柴靜拍下紀錄片《穹頂之下》,詳盡地探索中國空氣污染的根源,網上點擊率高達1.5億,但最終仍是被官方刪掉。王久良花了十年時間拍成《垃圾圍城》,影像非常震撼,清楚揭露北京垃圾問題的嚴重性,但亦逃不了被政府禁播的命運。盧廣廿五年來,走遍全中國各地,拍下過萬張揭示中國環境污染的照片,張張觸目驚心,同樣遭各地方官員和老闆圍攻,屢次身犯險境。盧廣的照片一直是我最好的教材,所以對他突然在新彊被帶走感到憂心,這麼有心有力的藝術家,廿多年來堅持走到弱勢社群當中,用圖像為他們的苦況發聲,將他們的惡劣處境,拍攝下來展示給社會人士知道,尤其是政府高官,逼他們正視問題,不能逃避責任,有時也真的見到果效,受害群眾的遭遇有所改善。不過,過程歷盡艱難,處處受官員阻撓,他們想埋藏真相,盧廣卻偏偏對著幹,數度被警察拘禁。在中國,臭屎不能被看見,因它會直接損害某些權貴的切身利益,把它們全部掃入地毯底,眼不見為乾淨,問題就不存在了。

八十年代,貧困的農民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貪官利誘善良樸實的農民,叫他們賣血換錢。因用了不乾淨的抽血設備,令健康的農民感染愛滋病菌,愛滋病迅速傳播,情況失控,令人驚嚇,釀成一場人間浩劫,製造了無數條愛滋村,遺禍世代。2001年,盧廣跑到河南文樓村和後楊村等百多個村莊,深入病人社群,探知實情,但因為地方官下令一律不准向外說,村民都不敢吭聲,死了也只好靜悄悄地埋葬。盧廣堅持不放棄,經過3年的努力不懈,不斷將照片在南方都市報發放,逼得中央政府派來醫療隊落村解決問題。盧廣出入採訪愛滋村其間,深深感受到村民的痛苦,他們的呻吟聲、呼喊聲,叫他晚上睡不著,此時,他有種強烈的召喚——攝影就是一種責任。2004年,《河南愛滋病村》照片輯,獲得第47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金獎。在接受《瀟湘晨報》訪問時,他說:「像個獨行俠,我要行俠仗義……我的責任就是紀錄……或能幫助解決現實問題……我不求回報」。

祝願盧廣先生早日平安回家。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盧廣 Lu Guang

盧廣(英語:Lu Guang,1961年-)是中國自由攝影記者,生於浙江金華。其作品堅持大型紀實題材,展現了社會、環境及經濟問題,曝光了「中國社會邊緣人物:煤礦工人,吸毒者,愛滋病患。」。其關於環境破壞與污染的敘事,觸碰了中國政府相對敏感的題材。

王久良 Wang Jiuliang

王久良(1976年-)出生在山東省安丘市,是中國大陸的電影導演。王久良出生於中國大陸的農民家庭,靠著販賣行動電話和農作物賺取學費,直到26歲才至中國傳媒大學就讀學習。並憑著「垃圾圍城」攝影作品,在2009年廣東省連州國際攝影家年展上,獲得年度傑出藝術家金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