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宣告:劇場不再只是描繪世界和真實,而是要改變世界,劇場的再現(representation) 本身就是真實。

現年41歲的Milo Rau在2007年創辦國際政治謀殺學院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Political Murder),以獨特的紀錄文獻形式,配合多媒體的表現手法創作政治劇場,直面被忽略、被遺忘或被扭曲了的歷史或社會衝突,多個作品都備受國際文化藝術界高度讚譽。

2013年3月1日至3日Milo選擇了在甚具象徵意義的莫斯科沙哈諾夫中心(Sakharov Center) 搭建一個法庭,進行為期三天的劇場《Moscow Trials莫斯科審訊》,重演十年間莫斯科三宗轟動一時、反俄羅斯普京政府和反親普京正教會的訴訟,被告都是文化藝術界的異見份子,其中包括曾經在剛結束的世界杯賽事中跑入球場抗議示威的樂隊Pussy Riot。2012年Pussy Riot因在莫斯科正教會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r教堂內,突擊演唱諷刺政教勾結的歌而被判入獄兩年。普京政府打壓異見藝術家,在政府操控的法庭中,反對聲音完全被忽視,未審其實已經有了裁決。劇作《Moscow Trials》没有預先寫好的劇本,舞台上都是憲法法官、證人、律師、不同政見的專家學者等實實在在的當事人(包括Pussy Riot 成員Yekaterina Samutsevich)和受影響人士,而陪審團則是普通的莫斯科人。在三天劇場審訊中,不同的證據、立場和法律觀點都得以被聽見,互相對話。期間,俄羅斯入境處官員衝入劇場,以Milo違反簽證為由製造事端。Milo把三天演出過程拍攝下來,製成可以廣為流傳的紀錄片,走出莫斯科。重演,不是要描繪歷史,而是讓過去和今天的局內局外人跟現在和未來對話,帶來改變。在Milo的《莫斯科審訊》中,陪審團以小比數裁定Pussy Riot無罪。以劇場的再現對比先前真實法庭的裁決,揭示後者的虛假和不義。

上月底在灣仔藝術中心看了Milo 最新劇作《剛果裁决》紀錄片。像《莫斯科審訊》一樣,Milo邀請政府官員、礦工、受害者、目擊者、律師、法官、專家和當事人等,在事發地點剛果搭起法庭,要呈現非洲一段持續二十年的戰亂的原因和背景,彰顯公義。這場被稱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歷史上最血腥最殘暴的衝突,源頭不再是中非地區的政治或種族鬥爭,而是全球化不公義的經濟掠奪的結果。紀錄片的序幕是東剛果一個小村中30名婦女和小孩被屠殺的場面,没有人知道箇中原因,也没有人追究責任,類似的屠殺在過去20年持續發生,造成超過六百萬人死亡,然而國際社會卻一直旁觀這場經濟浩劫。Milo花了15年時間搜集有關資料,用攝影機拍下跨國礦業在當地開採天然資源、驅逐社區、破壞環境的事實:官商合作,礦產被淘空,環境被嚴重毒害,人民生活愈趨貧困。《剛果裁决》劇作上演後,剛果政府的礦業部長和內政部長相繼被革職。Milo說:不管事情有多複雜,只要我們努力確立證據,真理和公義是可以彰顯的。

Pussy Riot成員Nika和Olya於11月3日晚在深水埗合舍出席一個對談會,這是為回應藝術家巴丟草在港展覽被取消後的活動,她們都指出這次是中央施壓,顯得他們的確很虛怯。大館一度拒絕借出場地舉辦旅英大陸作家馬建的新書《中國夢》座談會,指活動牽涉「政治利益」。藝術文學界接二連三被禁被查,政治真的很可怕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Milo Rau (born January 25, 1977) is a Swiss theater director, journalist, essayist and lecturer. He won the Swiss Theater Award in 2014.

......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馬建 (Ma Jian)

馬建(1953年8月18日 - ),中國旅英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

......

Pussy Riot是一支俄羅斯女性主義朋克樂團,中文有暴動小貓、造反貓咪、小貓暴動等譯名。樂團成立於2011年8月,由約12名成員組成,成員頭戴顏色鮮艷的頭套,並在露面時只使用化名。她們經常在各大景點舉辦有關俄羅斯政治生活的行為藝術表演,都未經政府批准。這些表演編輯成視頻後在網際網路上公布。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9, 2019

一場意義不明的仗:試論《傾城無方》編劇視野與實踐的落差

《傾城無方》試圖通過呈現香港保衛戰中的七個參與者,折射社會動盪時代社會上不同人士的價值觀和取態,當中又以「本土」和「保衛」作為要旨。同時,編...
Feb 1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盧廣被帶走(上)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1999年,中國經濟發展20年,徐剛出版《沉淪的國土》一書,描述中國被破壞的生...
Feb 13, 2019

【雕文嵐女】大城市小鄉村的藝術盛事

回顧2018年受邀的展覽中,以在法國里昂的光影節(Lyon Lumieres)和在中國四川的廣安田野雙年展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不只是個人創作...
Jan 29, 2019

【創作雜記】一首歌的命運

每一首歌都有他的命運。從他出世到出街,有的很順利,有的很曲折,也有很多永遠被埋藏。我和很多音樂朋友都寫歌,有時是有感而發,有時是為了某些歌手...
Jan 25, 2019

【仁云亦云】人生下半場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
Jan 24, 2019

點睇當代舞?「賞‧識」連結劇場與學校

現今社會重視藝術,然而我們與藝術的相遇未必那麼順利,若找到入門方法,或許能讓我們更易發現箇中之美。相比芭蕾舞與民族舞,現代舞的動作、服飾,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