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況?我在中大讀書時主修音樂,當年升大學選科時首選數學,因為頗有興趣,而且考試成績又好(反觀當年我會考音樂只有E,哈哈),但最後卻選擇了自己更喜歡但普遍認為沒有甚麼前途的音樂作主修。入讀大學後,見到很多同學和師兄師姐以教樂器為兼職賺取不錯的收入,較進取的,在課餘兼職一個月也能賺取兩三萬,對學生來說算是很豐厚!我當年也有兼職教樂器和承接編曲作曲的工作,收入也算不錯。畢業後,我認識到更多不同的音樂人,對這個透明度不高的行業也開始逐漸理解。

如果以我身邊所認識的音樂工作者來作一個不科學的籠統計算(泛指普遍的音樂工作者,歌星、業內頂尖者則不計算在內),收入較高和較穩定的似乎是以瘋狂教樂器的人佔頭幾位,尤以教主流西方樂器者為甚,因為學習的人較多,時薪也較高。為何用「瘋狂」這一詞呢?認識有些老師可以一起床就一直教到半夜,早上可見他們在家穿著睡褲口擔牙刷已在教學。當然要用心經營一段時間才可以有這個學生數量,正如做其他職業也不保證短期內會升職。這些朋友當中聽說年收百萬者眾,但也有朋友訴說這樣每天教學很悶,希望有機會多做其他與音樂有關的非恆常教學工作。除教學外,樂團樂師也是一份全職職業,而且可以兼職教學生。全港有三個全職業樂團,其中某樂團的樂師薪金在官網可找到,不算秘密,最低起薪點約四萬一個月,應是三團中人工最高的,如有兼職教學收入就更高。但樂團樂師這種職業的競爭者來自全世界,而且位少,要考上也不容易。

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做全職樂手,但我也差不多做過七八年全職教學,教過不同樂器和樂理;教過學校和私人學生。但因為我自己喜歡創作,所以一邊教學一邊為自己轉營為全職創作人而舖排。當自由身工作者收入很浮動,但年月慮積,工作多年後收入會變穩定。到現在覺得做自由身工作困難之處是除本身音樂技能外,自我經營技巧和人際網絡的處理也相當考功夫。如何定價、如何談判、如何選擇工作、如何擴大人際網絡、甚至如何追數等也是種種不同的技巧。那麼,做自由身音樂創作人「搵唔搵到食呢」?這樣說吧,我相信所有音樂人都有能力以音樂維生,沒有所謂「搵唔搵到食」這回事,這與行業本身無關。但只忠於自己喜愛的音樂而奮不顧身、或投入易賺錢的音樂市場主流享受成果、還是兩者平衡,從來都是選擇。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1, 2018

為何而奏?──黃家立與黃家正的《立正之時》

你覺得自己是甚麼人?「正常人。」音樂家呢?「唉。」大提琴家黃家立輕嘆。他說自己並不是自小立志讀音樂,「我覺得叫自己做音樂人有少少多餘,因為我...
Dec 03, 2018

【太陽下的吞吐】中國水危機

2000年,聯合國邀請了來自95個國家1300名科學家,開展了一次對全球生態環境的評估,他們共花了5年時間蒐集海量資料,並於2005年3月發...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
Nov 22, 2018

【創作雜記】日本live house

上一篇講過日本有很多賣樂器、樂譜和唱片的地方,可說是音樂愛好者的天堂。除此之外,日本更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音樂表演場所。除了大型的音樂廳之外也有...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