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 花開過後

本文轉載自2019年4月號(vol 91)《△志》

看到此文的配圖感到十分熟識,甚至是莞爾一笑的話,大概你也和筆者一樣,該屬於家長的輩份吧?因為此花名為「一串紅」,是今年學校間一人一花的中選花卉,甚麼意思?即大部份的幼稚園或小學生都會領到一盤回家栽種的一項計劃,過程間孩子需要紀錄它的成長過程,甚至有些學校還要求孩子把成果帶回學校一起欣賞一番。關於這計劃的感想先按下不表,選用此圖只因覺得它的經歷和我想在四月分享的事有點契合之處。

滿目瘡痍

正在閱讀這雜誌的你,或多或少和藝文圈有點關係吧?無論是業內人士或純粹是愛好者,上個月的藝術大爆炸對你而言,帶來了怎樣的經歷?忙著趕各種死線?急於出席各式開幕或派對?還是在花多眼亂的藝術作品中被轟炸得視覺疲勞?無論如何,所謂香港藝術月,之所以被戲謔為藝術大爆炸不無原因,首先,兩者同樣帶來感官衝擊;其次,即使你在周邊,也會殃及池魚,第三,也是比較少人談論的,是爆炸過後,同樣滿目瘡痍。此話何解?第一,有去過會展佈置或撤展的朋友都知道,大型博覽會前前後後耗費的資源,簡直可用生態災難來形容。藝術博覽嘛,雖然大多是白牆白展台之類而已,但因要體面,即使臨時用幾天的物品都不能寒酸,加上來的多是海外單位,爆炸過後除了賣不掉的展品會帶走,其他一切裝潢家具等等,當然只有棄置堆填一途。其次是盛事以外,華人社會有句挺貼切的說話──「一節淡三墟」,爆炸過後,人人還在回氣中,社會、媒體、觀眾在一段短時間內忽然全聚焦在藝術上,然後又忽然回到「藝術我識條鐵」的光景,這種轉換得快到無朋友的一曝十寒,實在不是健康現象。

花開過後

最後,把話題扯回一串紅,一人一花的學童栽種計劃原本或是好意,但種植這回事成為每年一度指令式的栽種過程就是好心做壞事了,最後還不是為著行政方便多於推廣種植的初衷?去年的黃時鐘花便是好例子,交差過後試問還有哪孩子的家繼續栽種?栽種的心力都轉到一串紅去了,更甚者,看看政府一向是如何逼迫農業,更覺矛盾。同理放諸香港亦然,時常追逐奇觀盛事,甚至以「盛事之都」為城市引以自豪的目標,除了證明眼光短淺,事事都旨在把銀紙燒光換來曇花一現之外,實在不明白有甚麼值得自豪;尤其當面對全球化的千篇一律,世界各地都在尋找和彰顯自己地方的深厚而獨特之處來抗衡時,藝術月、美食節、動漫展、博覽會……都不過是些膚淺的派對而已。開一次花不難,開花之後能持續茁壯成長,迎來梅開二度甚至開枝散業、可持續發展,靠的可不是爆炸和放煙花。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