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罪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從牙牙學語時候開始,我們逐漸懂得閱讀父母或長輩的一些指令,甚麼是批准、甚麼是不允許,怎樣的行為是乖是曳。到進入幼稚園後,在群體生活中,行為準則就更趨嚴謹,差不多每個行動前,都要先徵得師長同意,否則就要被視為滋事分子,就是不聽話,就要受罰;如是者,我們人生的頭十多年,便是在這種規則下成長,乖小孩、乖學生,白兔仔,曾幾何時,是大部份人嚮往的……

點解唔得?
然而,當我們日漸長大,接觸的事物多了,便會知道學校規則只是由人訂下來的其中一種規範而已,世界上也有其他地方的學校以「允許做甚麼」而不是「禁止做甚麼」來進行教育,原來世界並不只有一個答案;甚至,是因為人類之中有一小部份懷著質疑、抱著好奇、敢於提出,才慢慢開闊了我們眼光,使人類探索和認識更多可能性和解決問題的方案。除了科技和學術上的發展以外,因世上沒有完美制度,所以當制度失衡時,有人勇於對當權者提出反對、努力詰問「點解?」、敢於發出抗拒聲音,更甚以生命、用行動去感召他人,去發起抗爭,我們今天才有人權、平等、自由、民主等等的概念。反過來說,如果當初沒人爭取男女平等、沒人爭取黑人權益、沒人抗議僱主欺壓,沒人挑戰種種不合理的制度,今天的世界會是何等模樣?

抗爭者 = 犯罪者?
如上文所言,世界上任何國度,都會有對既定規則提出反對的人存在,這些反對背後,是純粹為反對而反對,還是有原因有需要地提出反對?如果是前者,虛浮而無建設性主張的發洩行動過後,大眾還會盲目地支持麼?如果是後者,感同身受地聚在一起的民眾只會愈來愈多。說到底,無論對政府的政策是支持是反對,本身並無對與錯之分, 如果我們相信世界仍是有道理可辯的話,政策就有合理與否、適切與否的分別。因此,當一個社會出現為數不少的抗爭者抵觸了當權者定下的法規時,是代表這地方多了一批窮兇極惡、目無法紀的犯罪者?還是因為當權者推出了不合理或不適切的政策,致使人們冒著犯罪者之名也要提出反對?

時間會給予證明,但會否已太遲?
就如藝術的發展歷程,每有藝術家對既有藝術觀念提出質疑,甚至以誇張荒誕的手法或作品去提出新概念時,難免未為大眾接納、被藝術圈人嘲諷。欠缺成熟完整理念支撐的一時乖張行徑,和真正前瞻性的突破概念之間,如何能分辨?唯有時間可給予證明──印象派的光影、梵谷的筆觸、杜象的尿兜…終於成為了經典,並影響到後世無數人。可惜,放於社會而言,如果敢於反抗不公義的一群,一直只被視為犯罪者的話,還有誰去帶頭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十年廿年過後才證明他們沒錯的話,難免太令人沮喪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07, 2018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六)

寫到第六篇,基本上樂團中的各個聲部都略略談過了,而管弦樂法畢竟是技術層面的東西,即是要多練習多實際應用才能提升技巧。工具書、樂譜、音樂片段和...
Jan 3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We are the World ?

1984年12月3日零晨兩點左右,印度小鎮博帕爾Bhopal的天空突然籠罩著一層灰白色的煙霧,原來它是因美國化工廠Union Carbide...
Jan 26, 2018

【雕文嵐女】木雕教學,靈修之旅

畢業二十年後,今年九月始在母校教授木雕。以前受課程所限,只能教授以現成物料為主的立體課,碰上木製作也只能做混合接駁結構法。 十二月中,期待已...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型格長輩 自從A...
Dec 21,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五)

不經不覺寫到第五篇,還有彈撥樂組未講。有很多中樂人都說過,因為西方樂團沒有彈撥樂器,所以寫中樂時可以寫多一點彈撥樂來突顯中樂的特色。其實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