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罪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從牙牙學語時候開始,我們逐漸懂得閱讀父母或長輩的一些指令,甚麼是批准、甚麼是不允許,怎樣的行為是乖是曳。到進入幼稚園後,在群體生活中,行為準則就更趨嚴謹,差不多每個行動前,都要先徵得師長同意,否則就要被視為滋事分子,就是不聽話,就要受罰;如是者,我們人生的頭十多年,便是在這種規則下成長,乖小孩、乖學生,白兔仔,曾幾何時,是大部份人嚮往的……

點解唔得?
然而,當我們日漸長大,接觸的事物多了,便會知道學校規則只是由人訂下來的其中一種規範而已,世界上也有其他地方的學校以「允許做甚麼」而不是「禁止做甚麼」來進行教育,原來世界並不只有一個答案;甚至,是因為人類之中有一小部份懷著質疑、抱著好奇、敢於提出,才慢慢開闊了我們眼光,使人類探索和認識更多可能性和解決問題的方案。除了科技和學術上的發展以外,因世上沒有完美制度,所以當制度失衡時,有人勇於對當權者提出反對、努力詰問「點解?」、敢於發出抗拒聲音,更甚以生命、用行動去感召他人,去發起抗爭,我們今天才有人權、平等、自由、民主等等的概念。反過來說,如果當初沒人爭取男女平等、沒人爭取黑人權益、沒人抗議僱主欺壓,沒人挑戰種種不合理的制度,今天的世界會是何等模樣?

抗爭者 = 犯罪者?
如上文所言,世界上任何國度,都會有對既定規則提出反對的人存在,這些反對背後,是純粹為反對而反對,還是有原因有需要地提出反對?如果是前者,虛浮而無建設性主張的發洩行動過後,大眾還會盲目地支持麼?如果是後者,感同身受地聚在一起的民眾只會愈來愈多。說到底,無論對政府的政策是支持是反對,本身並無對與錯之分, 如果我們相信世界仍是有道理可辯的話,政策就有合理與否、適切與否的分別。因此,當一個社會出現為數不少的抗爭者抵觸了當權者定下的法規時,是代表這地方多了一批窮兇極惡、目無法紀的犯罪者?還是因為當權者推出了不合理或不適切的政策,致使人們冒著犯罪者之名也要提出反對?

時間會給予證明,但會否已太遲?
就如藝術的發展歷程,每有藝術家對既有藝術觀念提出質疑,甚至以誇張荒誕的手法或作品去提出新概念時,難免未為大眾接納、被藝術圈人嘲諷。欠缺成熟完整理念支撐的一時乖張行徑,和真正前瞻性的突破概念之間,如何能分辨?唯有時間可給予證明──印象派的光影、梵谷的筆觸、杜象的尿兜…終於成為了經典,並影響到後世無數人。可惜,放於社會而言,如果敢於反抗不公義的一群,一直只被視為犯罪者的話,還有誰去帶頭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十年廿年過後才證明他們沒錯的話,難免太令人沮喪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第一件事,是小弟母校英華書院創校200周年的慶祝活動之一...
Jun 04, 2018

【仁云亦云】又到六月不安時

自八九年後,無論香港或內地,六月,總不會是個平靜的月份。早陣子讀到臉書上,本地藝術家白雙全(沒錯,正是執筆時在旺角騷亂案中被法官指即唔係雕塑...
Jun 0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3)

俄國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經歷一連串革命後,布爾什維克終於在1917年10月25日上台,由列寧帶領建立了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成為...
May 29, 2018

【雕文嵐女】發一個教育夢

活在香港,對很多事情的想像都很壓抑。不敢想像住在超過十尺高的樓房,不敢想像擁有一幅小菜地自給自足,甚至連上學也沒有自主權。還沒有學會講話,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