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本文轉載自2019年11月號(vol 98)《△志》

由盛夏,轉入初冬了,一場本來可避免的大型社會運動,不但因政府沒有及時作出適切回應而展開,更隨著環環相扣的影響,使香港潛伏的種種暗病如併發症般浮現。抗爭的信念、精神和運用之方法和行動,更隨互聯網散落到地球上不同角落,連鎖效應下燃起世界各地的抗爭活動。身為香港人,箇中經歷是痛苦的、也漫長,而且見不到盡頭,故大部份人都不禁呼喊:「點解香港會變成咁?」「還返以前嘅香港比我!」對於前者,相信大部份人心中有數,世上今時今日有不少事情的成因,都可歸類為「中國因素」;至於後者,時光既不可倒流,甚至即使返到以前亦不見得就是解決問題之法,因此小弟關心的,並不是運動之結果,而是運動帶給我們甚麼啟迪。

兄弟爬山

於小弟而言,到暫時為止最深感受的,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香港人可能因一向在資本主義下極端的競爭和比較中成長吧,尖酸刻薄的批評總是無處不在,互相勉勵、打氣和欣賞別人努力的情況並不常見;偏偏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同路人之間,即使行動方式或思考角度帶有落差,大家也不會偏執自己的方法是唯一,互相批評或嘲諷的情況亦不多,取而代之,「唔割蓆」成為了同路人的主旋律,而且互相打氣支持,輪流上場之行動方式,使向來急性子的香港人,能夠把行動持續至今半年仍未止息,著實教人詫異。

唔割蓆

如果把上述提到的「點都唔割蓆」精神放到藝術作品與觀眾之關係、或者文化圈之中會是怎樣?前者可否變成一種即使不理解藝術是甚麼一回事,但如果我們相信藝術創作自有其存在於世上的價值和貢獻,不認定自己和藝術無關的話,兩者的距離是否會更易拉近?而後者的圈子本來已細,若不同媒介如音樂人、舞蹈人、視藝人、劇場人、文學人等等,對自己以外的範疇亦嘗試了解,互相支持而又各自努力,抵抗著愈見明顯的種種審查和「紅線」,並且輪流發力,又會否能集結到更大的力量?其實人類存在本就渺小,面對世界種種威脅和危機,哪怕是兇猛野獸還是天災人禍,我們從來都是靠聚在一起去面對去抵禦,才能走到今天。
亂世已臨,已發生的種種無法回頭和補償,已失去的亦不能白白犧牲,我們都要持續學習如何面對極權和附帶的困難;畢竟有破爛的裂痕才有光線射進來,在惡劣時勢裏,與其嗟怨、質疑、愧疚、逃避……何不盡盡人事?看看自己還有甚麼可貢獻出來?就如藝術創作的初心一樣,任何事情只有實踐才會看到可能,如果你也有這種想法,便是同路的手足,手足愈多,日子再艱難都過得沒那麼痛苦,你說是麼?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