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第十六屆香港藝術發展奬」呈現香港獨特多元的藝術風景  卓翔、許方華、謝曉虹獲頒「藝術家年奬」

「第十六屆香港藝術發展奬」一如以往,共頒發七個獎項類別,包括「終身成就獎」、「傑出藝術貢獻獎」、「藝術家年獎」、「藝術新秀獎」、「學校藝術教育獎」、「藝術推廣及教育獎」及「藝術贊助獎」,一眾得獎者的傑出表現備受專業肯定,而從其評審年度作品中,亦可窺見香港當下的文化藝術發展呈現出獨特多元的面貌。下文將為大家介紹「藝術家年奬」得主卓翔(電影)、許方華(媒體藝術)和謝曉虹(文學藝術)及其得奬年度作品。

卓翔:「繼續緊守崗位,安然地做自己相信的事」

卓翔一直專注於電影及影像藝術,戲劇以及視覺設計,涵蓋廣告、戲劇及紀錄片,他是香港鮮有對結合空間以及藝術模式有獨特見解的導演。剛於香港演藝學院畢業時,他選擇以紀錄片磨刀,由《乾旦路》開始,專注拍攝戲曲相關的題材,對保育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有重要貢獻。直至2019年,其作品《戲棚》成為少有能在香港上映的觀察式紀錄片,上映超過18個月,創下紀錄。此紀錄片結合討論戲棚建築及粵劇兩種藝術,成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真實而珍貴的記錄。「感謝監製茹國烈先生給予空間與信心,讓這作品以最適合的形狀出現,以及百老匯電影中心與高先電影多年來一直孕育觀眾的嘗試。劇情片比較需要考慮市場,平凡人的故事往往不被主流採納,紀錄片則可以拍更接近生活的故事。」

《戲棚》聚焦的不是人,而是一個與戲曲不能分割的空間:「非物質文化在日本稱為無形文化,我一直在想,怎樣可以拍出看不到的東西?戲棚這空間與內裡的人發生的關係,無論是感情或信仰,都是無形的文化,我只不過用一個有形的空間框架,凸顯箇中意義。空間本身並無意義,但當有人走進去做了一些事,便為空間賦予了文化意義──戲棚就是一個多功能的文化空間。」另一評審年度作品,《一棵樹》叩問傳統的定義,同時探尋舞蹈與影像的可能性,思考尋根的意義。

問及何時重拾拍劇情片的理想,他想起一位在《乾旦路》與《戲棚》都出現過的老先生:「他今年已經超過80歲,曾經是台上的主要角色,現時仍以不同崗位於戲棚裡工作,繼續在這個行業服務,這種安然地做自己相信的事的狀態深深地觸動我,也正是我的目標。」

許方華:「感謝已回天家的爸爸。當他擔心我選擇這條道路時,依然給我空間去做我喜歡做的事」

許方華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其後於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完成藝術碩士課程,及於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研讀媒體設計與藝術碩士課程。從事跨媒體創作及研究多年,她遊走在「媒體新用」、「用新媒體」之間,是第一位亞洲裔及第一位女士獲選為第五屆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的藝術家。對於今次獲奬,她感謝不少良師、合作夥伴及同工,回首創作路,最感激已歸天家的爸爸,「當他擔心我選擇這條道路時,依然給我空間去做我喜歡做的事。」

評審年度作品《月逝無聲》在創作期間,許方華面對社運、疫情,以至父親離世,種種情緒衝擊以及無力感,令她一度萌生放棄念頭,慶幸一個刻了尼采一句話的銀幣讓她轉念:『沒有徹底擊倒你的東西只會讓你更強大』,「困難時更需秉持創作,持續主動提問及思考,必可累積經驗和迸發創意。」

《月逝無聲》屬她首次大型裝置創作,包涵科學原理、編程及建造裝置,極具挑戰性,因疫情及父親病重,她亦曾遇創作樽頸,決定暫時放下一切,飛抵紐約逛美術館,請教相熟耶魯大學導師,埋首書中釐清思路。幾番轉折下終理順創作思路,為兩組作品《Selenite》架設48隻機械手臂及偏光鏡等機件,及解決《Selena》的「機器學習」技術細節。其展覽展示人類跟月球的微妙情思,也反映藝術家克服傷痛的成長歷程,「在月相圖像之間,我悄悄地置入爸爸的模樣,向無緣欣賞成品的他作最後致敬。」

許方華從鑽研科技尋找創作繆思,為冰冷的機械注入靈魂和情感,「科技提供了觀察這個世界的其他視點,呈現平日我們看不見的,讓人思考何為真實及看見全部真實的可能。無論核電、虛擬現實、三維成像、人工智能等,還是當下的元宇宙、NFT等,都深刻影響每個人的思想及行為模式,還有總體的社會演變。我們不能只談便利之處,忽略其對私穩、資訊安全及後真相時代的影響。」

謝曉虹:「對我來說,文學代表自由和可能性,我想感謝支持做創作、評論、出版,以及持續關注香港文學的人」

香港名作家謝曉虹擅長以魔幻手法寫故事,積極將文學作品結合生活經驗,是具有本土風格的少數代表,她的作品屢獲香港文學大奬及海外不少奬項。回顧其寫作之路,謝曉虹從大學時代開始接觸文學理論,及卡夫卡、馬奎斯等作家,「看到『正常』世界的一道裂縫,日常好像開始瓦解」、文學於她而言「體驗到現實不必只有一種,開拓了思想的自由」,「文學創作是思考和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令自己保持感受力的一種練習。」

她也深受多位文壇前輩的啟發及影響,如作家葉輝的鼓勵、已故《香港文學》前總編輯陶然的邀稿,及已逝青文書屋老板羅志華替她出版首本小說《好黑》時,不以市場考慮,予她排版上的自由度,種種讓她銘感香港文學路上前人所付出的巨大努力,也成為她日後堅持創作的原因。「《好黑》是我自己排版,把兩篇文章以深淺不同的顏色排在同一個版面,對讀者來說,可能構成閱讀上的障礙。能不考慮市場與既定的規則來出版一本書,那時的我竟沒有意識到,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

評審年度作品《無遮鬼》中,她說中篇〈逝水流城〉是不得不寫的作品,「有點像流落荒島時丟出的瓶中書,帶着相當絕望的心情,以及一種不想遺忘/被遺忘的渴望。有不只一個人告訴我,這篇寫出他們所做的惡夢。 」她向來擅長以魔幻結合現實的描寫手法,在〈逝水流城〉中,更以尖銳又富有情感的筆觸,創造跟真實相應的寓言。「小說在技法上的一些考慮,是關於如何抒情,其中『魔幻』的意象,有時也指向心理的層次。然而我同時把文中的敘述者處理成一個不完全可靠的觀察者,希望讓作品保持比較多元的聲音。」

如欲了解更多得獎者的心路歷程及得獎感受,歡迎觀看「第十六屆香港藝術發展獎 -- 藝創前行」。此特輯由即日起至6月17日期間於Now新聞台(Ch.332)及Now財經台(Ch.333)每日不定時播放,另於Now新聞網頁及Now新聞手機應用程式點播,大家密切留意。

完整得獎名單可瀏覽藝發局網頁:https://www.hkadc.org.hk/explore/promotion/hong-kong-arts-development-aw...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