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螢火》釋放智障者的靈魂

文:何俊輝 / 圖片提供:影畫戲

《螢火》是影話戲舉辦的「第三屆青年編劇劇本寫作計劃」的優勝劇本,憑此劇得獎的鄭迪琪,本身是在一所嚴重智障寄宿學校工作,她在劇中寫出自己的工作經歷和感受,並由袁富華執導。

嚴重智障者(下稱「學生們」)其實跟全身癱瘓差不多,根據劇中描述,學生們除了眼睛外身體其他部分都不能自主控制,要穿尿片,不能說話,只能用管灌流質食物進口中,並須坐輪椅及常靠別人拉筋以使手腳的關節、肌肉不會僵硬;然而,《螢火》沒有將學生及其家人、校園的處境刻劃成像地獄般慘情煽情,在編劇心目中,學生們就像一個個為校園帶來歡樂氣氛的純真的小朋友、小天使,此劇的英文劇名正是 "Angel's Gift"。

在編劇想像下,學生們的靈魂會從癱瘓的身體中釋放出來,變成會走動、能用說話跟同學們溝通及向正常人剖白時似自言自語 (正常人聽不到靈魂的說話)的一個人,換言之飾演學生們的演員除了要演繹僵硬地躺在床上的身心狀態外,也要演繹走動、能用說話溝通及似自言自語時的身心狀態,本來是演技大挑戰,幸好學生們沒有想擺脫愁緒、孤絕纏繞但總擺脫不了的複雜心境,演繹洪立秋(李耀祺飾)、梁永康(陳翊麒飾) 與黃寶兒(古靜雯飾) 這三個智商低得連「籃球」、「屋企」是甚麼也不知道的「小朋友」時,其實只要演到角色的童真、腦中想甚麼及如何做/ 講一些簡單的事/話(亦會發出一些似乎有意思的聲音來取代說話),便能達到很好的戲劇效果,三位演員確做到此要求,當中洪、梁這兩位男學生開心時竟打起側手翻,尤其使筆者感到驚喜。

女主角何佩佩於十二歲才爆血管變成嚴重智障,她的智商亦因停留在十二歲而比其他同學高了不少,伴隨的煩惱亦較多,但這些煩惱其實衹是埋怨媽媽(朱詠家飾)不暸解自己和掛念家中的房間,對飾演者黃如妹來說能應付自如。值得一提,劇本對何家三口有十分細膩的刻劃,當中以何佩佩跟忙碌的爸爸(馮志偉飾) 關係疏離寫得最無奈,媽媽不准任何人入女兒離家後空置的房間寫得最動人。

導演既親自為學生們設計了多套色彩繽紛、印上卡通角色或圖案的校服,又精心安排一些涉及病床、輪椅的場面設計。當媽媽對著癱瘓在床上的女兒說話時,實質是對著空床空氣說話,而何佩佩(的靈魂)則站在媽媽身後聽媽媽說甚麼,這做法使何佩佩聽後可透過許多身體語言將自己對媽媽的感受活現出來,至於何佩佩媽媽邊推梁永康所坐的輪椅邊對他說話,而梁永康則緊隨何媽身後聽她說話的場面,在設計上亦能達到同一功效。

 有十二歲智商的何佩佩對約三歲智商的同學們顯得有點看不起,雙方的關係有點似上司與下屬;劇中的多名校工穿上漂亮的碎花圖案制服,但她們工作時總愛談論炒股票,難怪何佩佩會感到校工們幫她脫尿片時衹是幹例行公事,沒有顧及她的感受;朱柏康飾的宋正達是在校內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師,他跟校工們和老師同樣視工作為例行公事,相反李小明飾的Dick Sir只在校內工作了短時間,卻竭力盡責去做每一件工作,令何佩佩也覺得他夠細心和愛心,更使觀眾看到編劇如何透過充滿層次的角色編排將智障學校寫成社會的縮影,活現不同地位或職位的人有著不同的工作、生活態度。

雖看到朱柏康在走路形態、身體細微動作和說話方式上下了不少功夫,令自己更似已是中年的宋正達,但筆者始終覺得朱柏康本人的外貌比屬年輕人的 Dick Sir 更年輕,而李小明本人的外貌卻看來比朱柏康年長,故此便有選錯角的感覺,也許由李小明演前輩老師會令人看得舒服一些。

Dick Sir 明顯是編劇本人的化身,他領取「傑出教師獎」時指學生們為他帶來很多美好的東西和回憶,燈光設計師更利用像螢火的燈光效果將美好的感覺或每位學生的亮點作意象化的彰顯,可是在這場戲之前,Dick Sir 又曾慨嘆就算怎樣努力照顧嚴重智障者,他們始終不能獨自站起來和吃東西。前後兩段矛盾心態的刻劃,令筆者明瞭編劇對學生們有童真、活潑及樂觀的想像,是為了舒緩終日面對癱瘓身體的慨嘆、無力感,可惜李小明沒法將編劇本人的複雜思緒細膩地放在  Dick Sir 身上,令前後兩段角色心路歷程好像斷開而非貫通。

評論場次:2013/5/11  8:00pm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