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燒失樂園》:如果生命有分輕重

文:阿度 . | . 圖:安樂影片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改編自村上春樹的短篇《燒榖倉》,李滄東的《燒失樂園》 一改過往悲天憫人的調子,以寫實得近乎消極的風格,把原著神秘簡短的故事,放在當今的韓國,拍成一齣細緻卻冷酷的電影,以近乎一刀切入的銳利,剖析韓國社會——尤其是年輕一代,在經濟發展下更見空虛的內在。

一事無成是誰的錯?

《燒失樂園》故事圍繞著三個角色——大學畢業後只能靠兼職維生的鍾秀、收入微薄卻任意揮霍生命過活的海美、完美得可怕的神秘男人Ben。三個人,面對的卻是三種不同的空白。鍾秀喜歡文學,大學時主修創意寫作,但畢業後唯一用得著其專業的,卻是為衝動打人的父親寫求情信,即使面對心愛的女人也自卑得寧願拱手相讓;一個人住在小小陰暗頂樓房間裡的海美,表面上看似熱愛自由隨遇而安,實際上卻以負債來換取一刻自如,除鍾秀以外,連一個可信賴的朋友也沒有,連一個可回的家都沒有; 高富帥的Ben看似人生勝利組,但他那些漂亮卻面目模糊的朋友,那整齊新簇明亮卻如廣告雜誌般生硬的家,有如他那永遠完美的微笑,暗示著背後有如深淵似的空洞與陰暗。

李滄東拍出村上筆下有如雨水在落下途中半空蒸發的不完全感,以平凡生活埋藏隱隱不安,卻不甘僅止於此。他添加看似過於生活化的細節,把三個主人翁的性格背景充份發酵,反映出現代韓國高速發展底下的陰影,三個不事生產的年輕人,生活沒有方向也找不到目標,賺錢向上爬已然不可能(出身富裕的Ben早已過著理想生活,沒有甚麼想要的東西,也沒有努力的理由),想守著安穩平凡的幸福也無路可走,只好在當下的泥濘裡掙扎,以自己的方式來證明自己仍然活著。海美有她不理後果、近乎自毀的任性,Ben有他犯法的小小「燒溫室」嗜好,只有鍾秀不斷退讓壓抑,直到那找不到答案的憤怒燒毀一切。

然而活在高速無情的城市裡,這些一事無成的失敗人生,是得怪個人錯誤選擇,還是歸究於社會為追求高效率發展不得已的犧牲?生命有分輕重嗎?有分誰比較重要、比較有價值嗎?在美得令人屏息的攝影裡,溫暖的光線永遠只落在那些「人生勝利組」身上,鐘秀與海美的臉永遠見不到那些寶貴明亮的陽光,正如海美自言,她那小小房間每天只有一刻從對面電視塔照射過來的光,一瞬即逝。正如他倆這種被社會遺棄的人,想抓著生活的一絲希望也不配。

重要的東西都看不見

雖說是一個故事,整部全長兩個多小時的電影裡,卻可說是甚麼都沒有發生。主角們喝茶聊天,說著不著邊際的話,只有一絲隱隱不安在背後纏繞不散。重要的事情,都發生在看不見的地方,觀眾只能憑看到的片段猜度、想像,那些看不見的地方發生了甚麼事。電影中一條條伏線堆積交纏,最後卻如前文所言,猶如雨點在半空蒸發,留下強烈懸而未決的感覺,觀眾可任意解讀,然而這些想像都沒有答案,任何詮釋都是可能的真實。我的親身經驗是,完場後回家在腦中思索各種片段、細味每句對白,才發覺這部電影是一部令人不寒而慄的心理驚悚片——但原因就不在此畫蛇添足解釋了,留待大家自行發掘吧。

但表面上的平靜,更突顯底下的不安與洶湧。一幕幕平凡的生活畫面,不含符號、沒有隱喻,卻讓三個角色內心的空虛絕望更欲蓋彌彰。一直以來,有很多人嘗試把村上春樹的作品改編成電影,卻沒有多少齣成功,其中一個原因是村上用非常非常多篇幅來描寫角色內心獨白,甚至可說其故事情節就是內心獨白。然而李滄東在《燒失落園》裡卻準確地捕捉了村上文筆的神髓,平凡但豐富的情緒、生活失去質感的空白、消費主義美侖美奐背後的壓迫感……李滄東都看似不費吹灰之力呈現出來,更以此為骨幹,精準地構築起李氏一貫的世界觀,以細膩手法描寫那些活在夾縫中的真實人生。

不過《燒失樂園》也大概是最不「李滄東」的作品。過往他的電影如《詩》、《愛的綠洲》、《密陽》等,總有一種悲天憫人的注視眼光。但在此作中再不復見,只剩下依然殘酷不變的現實。


燒失樂園
導演: 李滄東
主演: 劉亞仁、史蒂文.元、 全鐘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