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

Drama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東昇粵劇團》:三代相傳的粵劇世家

文:中 . 南海 | 圖:東昇粵劇團

香港粵劇戲班有多種不同的運作模式,主要可分為兄弟班,由演員自己合資搞演出,這方式多是由年青演員或小型劇團採用;其二是由班主出資,邀請紅伶老倌擔綱演出。但亦有特殊例子,就如「東昇粵劇團」。

「東昇粵劇團」班主是徐毅剛醫生,他本身是著名的中醫師,但卻與粵劇結下不解之緣。徐醫生的父親是名伶白雪飛,而他自己亦是紅褲子出身,再加上太太及兩個女兒皆是梨園中人,三代人一脈相傳的粵劇世家,在本地舞台上實屬罕見。

本來徐醫生已離開了粵劇界一段時間,但為何又重出冮湖,起班投資搞粵劇?「其實那不是我的興趣,那是因為東昇和玲瓏兩姊妹喜歡粵劇,我便扶她倆一把。就如一棵植物幼苗,需要有人栽種及除草才能健康成長。」既有這決定,那是否代表他認為目前在香港搞粵劇還有前途?「絕對沒有前途。」他答得非常肯定。他認為今時今日在香港,從事粵劇作職業是踏上一條艱難及遙遠的路,而且這門傳統藝術已經開始沒落,雖不至滅亡,但他並不看好這行的前景。他之所以讓兩個女兒投身這甚沒保障的行業,實在是跟天下的父母同一樣心。「讓兒女做到他們自己喜歡的事,令他們開心。跟其他人栽培兒女讀學士、碩士一樣,只是目標不同而已!至於有成就與否?那便要看她們結的緣了。」聽了這席話,可想像得到徐醫生對兩個寶貝女兒的付出了。 

除了作為父親的徐醫生為了兩個女兒操心外,作為母親的徐太亦身體力行的作出扶助。她在婚前曾於八和學藝,婚後便一度退下舞台相夫教女,直到十多年後,女兒決定入行,她亦在丈夫的鼓勵下再踏台板。「女兒學戲後數年,老公跟我說不如妳也一起玩吧,結果我便於03年復出。」現時她與兩個女兒一起演出,既作出身教亦有鼓勵作用。徐太以東凌的藝名參與演出,她坦言並無藝術上的野心,但求盡自己能力,能做多少便多少。但對女兒們卻有期望,「當然是希望她倆可以出人頭地啦。」所以她安排東昇及玲瓏兩姊妹繼續學藝,請了不同的師父,讓二人每週3堂練功,3堂操曲,並計劃多與其他老倌及劇團合作,希望從中獲益。

其實除了「東昇粵劇團」外,還有「御玲瓏粵劇團」,兩個班牌輪流推出製作,可見作為父母的並無偏心。對於二女於粵劇界的發展機會,她是較為樂觀的,「因老一輩的總會退下來,而粵劇是群體的藝術,每一個行當也需要接班人,不然粵劇就會失傳,所以她倆應該是有發展空間的。

父母已為自己提供很多別人求之不得的輔助,舖排一切,那身為劇團台柱的御東昇又有否後悔當初入行的抉擇呢?「沒有太大後悔,雖然當年要在學業上作出犧牲,但明白這是要付出的代價。」但她說現在會提醒學戲的小朋友,最好要多讀點書或學一些技能充實自己以作傍身,因為沒人能保證你定能在這圈中找到一個位置。「反而我是感到有壓力,那是因為藝術上的追求,如想做好一個角色或唱好一段曲。」這種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大到曾使她考慮過放棄。既能堅持下來,那未來又有甚麼計劃呢?「暫時沒有大的計劃,繼續尋找想演的戲及角色並努力學習下去。」

而她由入行開始便反串演出生角,可有難度?「最初的時候甚麼都不懂是不覺難的,但及後人大了,想認真處理角色時才發覺難處所在。」幸好這麼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加上她「男仔頭」的性格,使她在忖摸男性角色時已有一定心得。「但戲演完後我是懂得抽離角色的。」她補充了這一點。

那麼妹妹御玲瓏又有何大計呢?「一直以來在劇團內演出的戲都是由姊妹二人擔綱,但有機會的話也很想跟其他老倌或劇團合作演出,因有些戲不是我們兩個也同時適合演的,所以無論是以個人名義或是劇團名義都希望可多與其他同行合作。」當然她明白到這會面對一些壓力,但與家姐一樣,她也認為這是自我的高要求所至。曾聽過有觀眾反映意見,說看見她兩姊妹合演生旦的感情戲並不容易接受,她自己又有何感受?「我覺得沒有問題,因為在台上所面對的對手只是一個角色,並無想及其他身份,所以沒有尷尬或突兀的感覺。」性格較內向的玲瓏表示,她較喜歡演出一些苦情戲的角色,如《王寶釧》及《六月雪》等,所以未來可能會多向這方面鑽研。

一家上下都投入粵劇表演中,自然也關注成果,除了注重藝術成就外,票房也是不能忽略。「票房絕對是壓力。」徐醫生斬釘截鐵般表示:「香港沒有哪個班能保證自己的票房,不少票房數字是靠送票製造出來,尤以較年青的劇團為甚,因本身缺乏叫座力,那唯有愈送愈多。漸漸養成部分觀眾從此只看免費贈票的戲,不再願意購票入場。」他堅持不送票,寧願減票價來吸引捧場客,甚至是蝕本也在所不惜。希望先求吸納一班觀眾入場,然後再以表現留住他們。

既然票房不能令各大小劇團自力更生,大家便會注意到政府資助方面,不少劇團也向藝術發展局提出申請。「政府的資助是足夠的,但不患寡而患不均,有受助者可說過飽,但亦有僅獲得微薄資助的。還有我覺得政府花的錢有點冤枉,它資助劇團這大前提是對的,但沒有培養觀眾看戲,到有一天人人會演戲但卻沒人看戲了。」徐醫生對目前香港的粵劇狀況看得很全面與透徹,這一點也可從劇團選演的劇目中反映出來。本地很多劇團經常性地上演那些「四大名劇」等熱門戲碼,觀眾看多了定會生厭,所以他決定除了演一些經典劇目外,還新編少人選取的題材,如觀音系列與神話系列等。「最近還找編劇寫了一齣倫理劇,內容說及家庭親情,富教育意義。」

古老的粵劇藝術應順應時代的變遷而同步向前,「東昇粵劇團」在營運及藝術上的求變,實值得界內人士參考。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19, 2018

第58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謝淑妮及李綺敏獲推薦為香港參展藝術家及策展人

西九文化區的嶄新視覺文化博物館M+與香港藝術發展局於2018年6月14日宣佈,謝淑妮獲推薦為代表香港參加第58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藝術家,威...
Jun 14, 2018

編舞邱加希:公開招募舞者

本地編舞邱加希 (KT) 現為多個舞蹈表演招募多名舞者。遴選將於7月1日舉行,並以工作坊形式進行,詳情如下: ◤ 創意空間2018 Crea...
Jun 11, 2018

亞洲文化協會 2018年度中國及香港獎助得主名單

亞洲文化協會每年向優秀藝文人才頒發藝術交流獎助,並為得獎者策劃交流考察旅程和提供相關的專業支援。協會認為藝術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而通過藝...
Jun 05, 2018

2017年度何鴻毅家族基金中華研究獎助計劃得獎者名單

何鴻毅家族基金中華研究獎助計劃向有志研究中國、香港、澳門及台灣當代藝術歷史的研究者提供獎助金,以支持為期一年的研究工作。首名得獎者將獲15,...
Jun 01, 2018

西九文化區與西班牙Mercat de les Flors合作 推出為期三年舞蹈交流計劃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管理局)表演藝術部繼2016年11月及2017年3月分別與芬蘭及澳洲開展合作後,宣佈與西班牙巴塞隆拿市立表演藝術場地Mer...
May 31, 2018

三角志 - 第82期 | Jun 2018

主版目錄: 03    編者的話 Editorial 演前預報  Preview 04    艾麗絲華妲:人生只需要電腦、攝影機和貓 專題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