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十四號床》與《生之葬禮》:港澳劇人的生死觀

文:中 . 南海 | 圖片提供:小劇場工作室、演戲空間

位於灣仔的富德樓,成為一座藝術大樓已有 10 年歷史,內裡吸納了不同類別的藝術工作者。8 樓更設有一個小劇場,只可容納廿多名觀眾,比一般小劇場更小,但對劇場工作者來說卻別有一番挑戰意味。今年的「澳門與香港小劇場年度藝術交流計劃」在這裡舉行,對於兩地劇人來說是難得的體驗。

 

比小劇場更小的演出空間

這次的交流計劃,參加團體有澳門的「演戲空間」及香港的「小劇場工作室」,月初首先在澳門公演了各自的製作,相隔一週後便移師香港演出。

先上演的是香港的《十四號床》,在約 200 多平方呎的演區內劃分了 3 個演區,放的只是一般的寫字枱、病床及摺枱等尋常傢具,在這幢有 50 年歷史的舊樓環境配合下,透出了生活的氣息。加上劇中說及的倫理問題,使人不期然覺得,舞台其實是存在於我們身旁。劇中以一位病危的老人家作核心人物,從而帶出了女兒、外孫女、醫生及茶餐廳伙記等角色。但導演並沒有安排這位本應「睡」在床上的老人出現,演員們只對着一張空床演戲。這處理甚佳,因除了要求演員提高投入感,還擴闊了觀眾的想像空間。

女兒一角,演員表現得不慍不火,恰如其分。而外孫女對病危的老人先而冷漠,繼而熱切關心,其間雖有交待原因,但這角色的情感轉變略嫌突兀,演員亦演來有飄忽感。主診的醫生亦家有病人,在困惑的心情下,只見他不斷的嘆氣及大量的負面說話,似乎導與演都忽略了應怎樣恰當地調校這人物。剩下茶餐廳伙記一角,並沒有為故事帶來情節上的推動,有點浪費。因幾個人物要平衡發展各自的情節,導演設計了較多的分場,但每場都甚短促,這些形同切割式片段的手法,無法營造氣氛,令全劇結構鬆散,成績稍遜。

小劇場不易用力過度

過江龍澳門的「演戲空間」演出了《生之葬禮》,以男角回憶與父親的感情變化來貫穿全劇,並因為出席朋友父親的葬禮而啓發了生前葬禮的念頭。當中作為劇中主線人物的男角父親,跟《十》劇中的外公一樣,從未露面。觀眾要在男角的描述中,慢慢塑造出他的形象,這樣可帶出觀眾的觀劇趣味。在男角的大量獨白外,導演加插了以兩個布公仔的對話來代替父子二人,交待過去,這做法改善了導演手法的單調感。

飾演男角的黃穎駿演得投入自信,感情變化豐富,但卻感他過分用力,未能與其他演員配合。而且在這狹小場地,適當的調節演出能量,才能令演與看的都感舒服。

綜觀兩劇都引出了很多人生常理,前者調子較灰,後者顯得豁達。這當然不能看作是港、澳兩地的主流人生觀,但這有趣的現象卻正好帶出這交流計劃的精粹所在,將對事物的不同見解與演繹,呈現在舞台上。其實兩地劇界可做的還可更多。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