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音樂

Music

「工人文化藝術節2012」網羅一眾內地、台灣和香港的工友、工人文藝工作者和工人團體,聚首一堂作兩岸三地的文化和經驗交流。由孫恆與工友們在北京創辦的新工人藝術團適逢其會來港參與演出。作為工人的傳聲筒,新工人藝術團一路走來十個年頭,永不言倦為勞動者辛勞中作樂。

你有否想過,如果拿掉五感之中的視覺會如何?

近來朱栢謙很忙,演完中英的《談談情.跳跳橋》,又在香港電台的《好像藝術》大談藝術小知識,與同流合作的《製造基督》才剛剛結束,現在便與演戲家族再次把《一屋寶貝》搬上舞台……密集式現身讓觀眾深深記著:除獨立樂隊「朱凌凌」成員的身份以外,朱栢謙,還是一個演員。

這是一個與別不同、以打擊樂為主導的音樂會:在香港長大的荒井壯一郎是著名的打擊樂手、鼓手和音樂製作人,他不間斷地嘗試以各種音樂形式的演出和錄音,把 情感融入各種打擊樂器之中,形成鮮明的個人風格。這次演出,他利用自己對打擊樂的敏感和細膩,結合人聲、爵士樂、電子音樂及多媒體影像,交織出一場音樂盛宴。

有人說,聽A cappella(阿卡貝拉/ 無伴奏合唱)的感覺很舒服,就像在教堂內聽聖歌;也有人因為被A cappella的beatbox、幾可亂真的人聲樂器吸引而迷上癮。無論怎麼說,這種沒有音樂「襯底」,卻以人聲唱出了極其變化多端、豐富有趣、卻又非常和諧的節奏與旋律,就是說明了人的聲音,原來一直是上帝送給我們最棒的樂器。

有人說,聽A cappella(阿卡貝拉/ 無伴奏合唱)的感覺很舒服,就像在教堂內聽聖歌;也有人因為被A cappella 的beatbox、幾可亂真的人聲樂器吸引而迷上癮。無論怎麼說,這種沒有音樂「襯底」,卻以人聲唱出了極其變化多端、豐富有趣、卻又非常和諧的節奏與旋律,就是說明了人的聲音,原來一直是上帝送給我們最棒的樂器。

世上其實有許多表達感情的方式,音樂可算是一種浪漫又含蓄的情話。數數手指,其實在古典音樂的浩翰世界裡,有不少名曲也是以情感的音符組成,比如是蕭邦的《升C小調圓舞曲》、舒曼的《春天交響曲》、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這些歷久彌新的樂章,一如當中懾人心魄的愛情,總能傳頌千古。你能聽得出當中的浪漫嗎?且聽備受港人愛戴的指揮﹣港樂副指揮蘇柏軒,娓娓道來古典音樂與愛情的一二。

談起著名爵士樂手Freddy Cole,很多人也會乘機說說他哥哥的事。不能避免的,身為大名鼎鼎的爵士樂歌王Nat King Cole(1919-1965)的細佬,注定被哥哥的光環籠罩。但且慢,其實Freddy的音樂功底和才華一點也不比哥哥遜色,磁性温婉不造作的嗓音,兼且彈得一手好鋼琴,使其爵士樂手的生涯,走來燦爛奪目。

來自歐美或亞洲的搖滾樂隊大家聽得多,但來自沙漠的搖滾藍調你又聽過未?這支世界級的非洲樂隊Tinariwen,誕生的背景已帶有濃厚的傳奇色彩 ﹣它是在撒哈拉沙漠的游擊隊中組成的。他們的音樂,以非洲古老的樂器配合電結他演奏,伴以部落方言的人聲演唱,帶出了一種迷幻、悠遠又蒼涼的意境。

若你聽過白建宇彈琴,就是你本身對鋼琴獨奏興趣缺缺也總會目瞪口呆吧?紐約時報曾如此形容這位韓國鋼琴家:「可以召集天上的雷聲,喚醒沉睡的傳奇幽魂。」未知當中的古典作曲家「幽魂」會否真的被他的琴音喚醒,不過他所演奏的曲目,廣闊得從巴哈到梅湘的也有;他也尤其喜歡演繹具挑戰性的如貝多芬、李斯特和拉赫曼尼諾夫的獨奏或其他作品。

在今屆的香港藝術節中,現居巴黎的白建宇將為大家帶來非常浪漫的法國音樂 ﹣他將於演奏會內,為觀眾帶來拉威爾的作品。和很多作曲家不同,屬於後浪漫時期的拉威爾,其作品畫面感十足,由白建宇演奏起來,想必使其音樂成了一幅幅華美動人的畫作吧。

非一般的合唱演唱會

天馬合唱團 Nov 10, 2011 音樂 | 藝民談

我喜歡唱歌,尤其是合唱,故不時去聽合唱演唱。又時常上網YOUTUBE 去聽各類歌曲包括合唱曲。有一首常看的就是MOZART 作品AGNUS DEI (CORONATION MASS K317) 由大師KARAJAN ( 卡拉揚)指揮,此美妙的歌曲,相信很多古典音樂迷都耳熟能詳。我之這麼欣賞此片段,其一是因為KATHLEENBATTLE 精湛的歌藝,更有的是卡拉揚不朽的指揮技巧。雖然我對指揮術只懂皮毛,但只看他指揮動作已覺得是賞心樂事。正如一般專業樂團的指揮,在樂曲一般進行中,他只輕輕撥動手,等BATTLE 自由發揮,一到需要專注時,譬如在合唱團進入,開始唱“DONA, DONA”時,他就會全神貫注,口中同唱,撥入動作,勁道十足,好像催促團員「來罷」,「來罷」;有時會握緊拳頭,好像要抓緊音符般。直到結尾,只見他雙手劈下,有如手起刀落,然後頹然鬆下,好像打完拳賽般的。

辦一個合唱團,無論職業的或業餘的,從來不容易。尤其在別人口中稱為「業餘」的藝團,身在對藝術缺乏支援的社會,總處於「能否繼續堅持下去」的陰霾中。

希望「天馬」是一個例外。這個歷經三十五載的香港音樂團體,最初由內地歌唱家成明領團,後因對方移居台灣而易名為「天馬」,業餘得來卻非常專業:這班合唱團團員個個唱得,大多數追隨「天馬」廿多年,在演出裡也多次邀得著名指揮參與。

就好像他們在十一月的「重聚」音樂會,對「天馬」或香港合唱表演中也算史無前例吧,由11 個資深指揮 (?!) 率領演出,除卻較為年輕的駐團指揮梁志強,指揮們的年齡平均界乎七十多八十歲。不禁令筆者聯想起一齣合唱團電影,他們是否港版的《Young at Heart》…

享譽國際的小提琴家林昭亮說,音樂於他,是一種意義很寬廣的東西。反觀他的人生:5 歲學小提琴、12 歲到澳洲讀音樂、15 歲考獲獎學金入讀紐約茱利亞音樂學院;畢業後以演奏家的身份與世界各地知名的樂團和指揮合作…他的世界,也藉由音樂變得寬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