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音樂

Music

都市人的營營役役,雖然生活可以多姿多彩,但仍希望自己有一個遠離所有雜事的個人空間。但這種追求,在紛亂的世界中是何等奢侈,而當中的掙扎更可以在今次香港藝術節帕佛.約菲(Paavo Järvi)與NHK交響樂團(下稱NHK)的音樂會中體現。

前陣子香港小交響樂團在他們的《寶寶愛音樂》音樂會中演奏了我的作品《小星星幻想曲》,同時我也獲邀上台與指揮葉詠詩討論育兒心得。她問平時給我一歲半的女兒聽甚麼音樂。其實除了睡前的輕音樂和偶然會播她喜愛的兒歌如《世界真細小》、《叮噹》等給她聽之外,我就沒有特別選很多兒童音樂給她聽,而是跟我們平時聽一樣的音樂。由於我是自己帶小孩,很多時候她也是留在我的工作室內,所以很自然就會聽到我工作時播放的音樂,而在家中我們也只是選一些自己喜愛的音樂一起聽。我發覺小朋友很喜歡節奏強勁的音樂,以前我的樂隊SIU2擔任康文署文化大使的時候,我們會到香港很多不同公共空間表演,往往我們演奏強勁節拍音樂的時候都總有一班小朋友走近我們勁舞。

每一首歌都有他的命運。從他出世到出街,有的很順利,有的很曲折,也有很多永遠被埋藏。我和很多音樂朋友都寫歌,有時是有感而發,有時是為了某些歌手或場合度身而寫,但也有兩種情況混合的。初投身音樂行業的時候,因為沒甚麼人認識自己,沒有甚麼工作,所以會有較多時間自發自由地製作很多歌的demo,所以那時候歌路會反而比較寬比較隨心,也不會很懂得計算。但漸漸不斷有人告訴我寫甚麼類型的歌會較大機會賣出,旋律走向應該如何是好,到自己經驗也漸豐富,寫歌也會變得越來越不自由。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呈現。該節目是香港藝術發展局「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內的壓軸活動,集結四組不同範疇的藝術單位,於本月25-28日在大館的監獄操場內演出。黎蘊賢首先分享說「我並不是一開始便擬定了議題,才找來各表演單位創作以切合主題,我認為這籌劃的方式缺乏互動及信任。無論是表演團體或其形式都是透過不斷地溝通,交流彼此在同一時期所關心、憂慮或興奮的事情,例如對社會、自身、周遭的限制規範,以及尋覓生存意義等,各自坦蕩面對及承認纏擾內心深處的表述。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思索,「我們在追趕甚麼?」、「可逆行嗎?」,最終「是進步,還是在退步?」。音樂人及藝術家梁基爵(GayBird)一直嘗試結合音樂與科技,探索其可能性,並在劇場及不同場所呈現嶄新的媒體表演藝術。《順時針逆行》於來年一月演出,以音樂表演、影像及空間設計編織別具一格的藝術體驗。然而,順時如何逆行?他說:「時間向前行,但我們身在香港時,就好似在不停退後。

一舖清唱跟台北人力飛行劇團合作創作和演出的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剛在桃園展演中心完成首演。首演當天正值台灣九合一選舉,除了要選出民意代表外也有議題要公投。所以在演出前一天我們放假好讓團隊可以回家投票後才演出。雖然演出當天見到部份台灣演員/製作人員在投票後等待結果時有點坐立不安,我們的首演還是順利完成。

從香港拆解出「禾、日、水、巷」,再以古典音樂混合爵士樂,並注入具電影感的流麗影像,委婉細膩卻充滿城市脈動、重新呈現不一樣的香港,打造別樹一幟的多媒體音樂會,聽來已非常吸引。《禾.日.水.巷》曾於2015年的世界文化藝術節首演,2017年獲藝發局邀請於英國倫敦演出「香港音樂系列」,現將於明年1月26日至28日在中環大館賽馬會立方重演。

你覺得自己是甚麼人?「正常人。」音樂家呢?「唉。」大提琴家黃家立輕嘆。他說自己並不是自小立志讀音樂,「我覺得叫自己做音樂人有少少多餘,因為我讀音樂的目的不是為了音樂。」他在大學時放棄讀建築,用了一年時間重拾荒廢多年的音樂,成功考入倫敦市政廳音樂學院,有教授評他的音樂為「極致的」,畢業後回港成立新派室內樂團The TimeCrafters,靜靜帶來新氣象。

上一篇講過日本有很多賣樂器、樂譜和唱片的地方,可說是音樂愛好者的天堂。除此之外,日本更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音樂表演場所。除了大型的音樂廳之外也有很多演奏不同類型音樂的live House和咖啡店。

很多音樂人都愛到日本旅遊,除了美食風景和新奇精緻的產品之外,日本還有很多吸引音樂人的東西。我在初投身音樂行業時已經非常喜歡到日本旅遊,尤其是東京。新宿、秋葉原和御茶の水這幾個地點都是很多音樂人喜歡去的地方。

敦煌莫高窟集繪畫、雕塑和建築藝術於一體,它象徵了人類輝煌的絲路文明,一如古代藝術的編年史。中國著名作曲家譚盾近五年來陸續拜訪莫高窟,更破天荒以敦煌史詩形式創作《慈悲頌》,用中文、梵文演唱莫高窟壁畫記載的佛陀故事,並將於11月2-3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亮相。筆者有幸訪問譚盾談創作此曲的經過,在此與一眾讀者分享。

唸歌藝術對於香港觀眾也許有點陌生,因為這是台灣的傳統表演藝術,至今已逾三百年歷史,並以台語(閩南話)來說唱,簡單而言,「唸」是「說」、「歌」是「唱」的意思,表演時二人各自以樂器伴奏,並以半說半唱的形式唱出民間故事、傳說、日常生活等內容。楊秀卿被稱為「唸歌國寶」,已是耄耋之年,卻嘗試與不同媒介合作,令大眾眼前一亮的可說是在電影《血觀音》中以唸歌的方式作旁白,不時出現,穿插於故事中,開場一句:「她說救救她啦。」更像是參透世局,置身事外的高人,讓電影增添一份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