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故事大綱>>即將嫁作人妻的直子,回老家秋田與前度賢治重逢。昔日的青春激情慾火,隨著翻閱二人一絲不掛的黑白寫真重燃。直子對賢治身體的渴求欲罷不能,如噴發的岩漿恣意傾瀉。他倆約定以大婚前5日為期限,建立只屬兩人的宇宙,拋開一切瘋狂做愛。在這末日失樂園裡,二人無力又絕望,只想聽從身體的意願,把握當下,享受肉體帶來的愉悅。日本影帝柄本佑,與電影旬報影后瀧內公美連場激烈情慾場面,轟動日本的禁忌愛慾之作!

2017年,伊朗導演穆罕默德拉穌羅夫的《就算世界與我為敵》(A Man of Integrity)在法國康城影展獲「一種關注」單元大獎,然而他不僅未能出國親身領獎,後來甚至成為階下囚——他的國家視他為敵人,不准他離國,不准他拍片,不准他說話,不准他發聲。拉穌羅夫的電影在國際間屢獲殊榮,卻一部也未曾在孕育他的土地上映。但這一切卻未曾阻止他創作,在長達二十年、不合情理的禁拍令下,他未曾停止過拍攝電影。

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贊助的第二十五屆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儘管比賽的入圍作品無法如期放映及展覽,但評選工作仍然繼續,而得獎名單已於3月7日晚上在網上公佈。

ifva 的評選準則一向高舉「獨立精神」,入選的作品都能在變幻莫測的城市中,用影像紀錄時代。一如過往,本屆比賽入圍作品精采非常,激盪人心的現場紀錄有之,情感千迴百轉的告白有之,每個作品都是創作者於當下直面創作本身的美麗成果。創作人一直秉持的「獨立精神」,正是支撐著我們繼續為信念而匍匐前行的生活態度。

周冠威的《幻愛》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純愛電影——兩個人相遇、相愛、遇上障礙、排除萬難,最後結合或分開。與別不同的是,它也是一齣關注精神健康的電影。主角由一般平凡男女變成精神病人與輔導員,當中的依戀與矛盾雖顯得順手拈來,卻又不甘淪為通俗文化裡「精神病患」的樣板(喝TVB奶水長大的香港人必然想到一堆吧),寫實地描繪他們的困難與心路歷程,嘗試呈現一個獨特的純愛故事。

第二十五屆 ifva 比賽入圍結果現已公佈

所有入圍作品將角逐 ifva 比賽各個獎項,並於2020年2月26日至3月8日舉行之「第二十五屆 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中放映或展出。

 

 

「電影史必然帶s ,是眾數的。」——尚盧高達,《世界電影(眾數)史》「1A所有的電影」 「曾經夢想寫一本完全由引文所構成的著作,通過把馬克思的語錄重新組合而寫成,就像蒙太奇捕獲形象那樣,使所有的意義都將得到確切的保留,只是加以重新理解。」——本雅明

假如有天你被抓進精神病院,你要如何證明自己沒病?

誰有權界定一個人是理性還是失常?理性不斷把瘋狂排斥,以圖確立、認出自身;而瘋狂會否內藏於理性,甚至說,理性才是最高的瘋狂?法國哲學家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在《古典時代瘋狂》就研究理性與瘋狂之間的界線,並不如我們一般設想的直接、明顯,兩者是一種複雜糾纏的辯證關係。

「我夢想製作一部徹底斯賓諾莎式的影片,基於倫理學的範疇:憤怒、愉悅、驕傲……這些範疇,本質地呈現關於身體與感覺的純粹影像,每個範疇都以極端的突發性相互聯結。」法國電影導演 Philippe Grandrieux說。

粵劇電影是香港獨有的電影類型。電影作為媒介,盛載了粵劇這文化瑰寶,亦記錄了粵劇紅伶唱做唸打的藝術,箇中更糅合文學、戲劇、曲藝、舞蹈及武打藝術。適逢今年是粵劇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周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展覽,讓我們重新回顧粵劇及其電影一路走來的經歷。

不知不覺,台灣月已來到第十四屆,一連串精彩的節目將於10月4日展開,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代理主任盧筱萱分享說:「『台灣月』一直有系統地向港人引介台灣藝文團隊及活動,將台灣公民社會的人文精神,深植於港澳社區。」今年以「搭台」為主題,積極發揮多元角色,搭建平台及舞台予兩地藝團、觀眾交流,展現台港文化合作下豐碩的成果。的確, 藉由「台灣月」帶來藝術展演,多年來一直廣受好評,已成為本地備受期待的藝文盛宴。

今個炎夏,你有沒有一起去「發夢」?前線勇武和理非到不分化不割席你無可能無聽過,一下子學識分辨防護口罩、防護催淚彈、槍聲;面對不同法律程序如何面對,香港人尤如上了一堂深刻的公民課,題目是關於公義和暴力。為不公義與自由去抗爭,不只是在前線;更可能要在獲得民主之後繼續去爭取正義。踏入第九屆的人權紀錄片電影節,今年以「 I Xpress 我敢講」為主題,放映七部來自不同地區、有關表達自由的紀錄片。無論是過去威權時代的不公,或是與前線抗爭者同步參與、紀錄他們的心路歷程,或許我們都是從其他同樣走過漫長抗爭之路的國家之中,獲得經驗。

「起承轉合」是故事結構的基本骨幹,但現實生活中有幾多東西有「合」的一天?與其說故事需要一個結局,不如說其實觀眾需要結局,讓他們走出戲院時能心安理得放下電影裡的一切。但真實永遠沒有一個收得漂亮的結尾,生活中的憂慮瑣碎卻纏繞不止,努力也許要數以十年的時間才能看得到成果,「未完待續……」往往是我們人生各種戰役的最佳寫照。

異色,奇情,離經叛道,放縱與肉欲的生活,論說西班牙導演艾慕杜華的種種,總是先想到他電影中的紅色:張狂大膽,暗示著危險、熱情、性、愛和禁忌。講求政治正確的今天,將道德禁忌把玩其中,其感官刺激超越不同性別,餘下的是對邊緣人的情深。艾慕杜華是獨裁者佛朗哥倒台後最廣為人知的西班牙導演,從早期荒淫畸戀的極盡癲狂,至後期曲折奇情的深邃感性,不單只將西班牙人的生活展現觀眾眼前,他對喜劇的掌握以及情感的張力、色彩美學均獨樹一幟,更自成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