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評論

Review

《維多利雅講》為一種較新的藝術表演形態,結合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及戲劇的無伴奏合唱劇場,全劇以幽默、詼諧的方式呈現香港文化因時代的變遷所帶來的影響與改變。劇名以取「維多利亞港」之諧音「雅」字帶出整齣劇的精髓,感嘆現代人因速食文化對於雅言不再重視,逝去高雅的詞彙,並引用多首文言文《易經》、《孟子》等,點出每首歌曲的主旨,而「講」則是因此劇不單只有戲劇的成分,更融合說唱的元素在內,故將維多利亞「港」改為「講」。

《一個人的政治:長毛》整個演出大致可以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在戶外舉行的參與式演出,觀眾被邀請到一個戶外空間,由三個攤位組成,演出者邀請觀眾參與攤位遊戲,並在遊戲中向觀眾發放訊息,主要是圍繞不同人士對長毛的為人或行事作出的評價;此外,表演者也有以角色扮演的方式,嘗試向觀眾呈現長毛在抗爭時的典型場景。第二部分則是在室內舉行,觀眾圍繞圓形的舞台坐下,演出者在舞台內外進行表演,內容主要是以逆時的方式,呈現長毛自七、八十年代來進行過的政治抗爭活動一些標誌性時刻;演出者的角色十分多樣化,其中兩名演出者分別扮演中老年及青年時期的長毛,其他演出者則扮演長毛認識的政治人物、社運人士、街坊等角色,時而跟長毛進行互動,時而以一種較疏離的方式對長毛在某一個特定時空的行為或決定作出評價。

最近被《香港真實影像協會》邀請欣賞一套有關社會運動的紀錄片,想我欣賞完後寫下評論。作為一個撰寫音樂的評論人,寫電影配樂可能發揮得更淋漓盡致,要寫一套影片的觀後感,還要是有歷史背景脈絡的紀錄片,似乎對我是一種挑戰。也許是該機構喜歡我坦率的文筆,不會扮有文化、懶高深,不然裝強書寫下去可能有點斑門弄斧。

物件劇場在香港是較為新穎的劇場手法,是次《阿德的小宇宙》由溫玉茹和劉銘鏗執導,嘗試帶領大小朋友進入一個小學二年級的男生——阿德和他的雜物之間的小故事。沉默寡言的阿德總不願意打掃或整理他的房間,父母想方設法讓阿德自動自覺執拾堆積如山的雜物,卻從來未注意到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小物件,在阿德眼中都是活生生的好朋友,並在幻想中守護著他。

都市人的營營役役,雖然生活可以多姿多彩,但仍希望自己有一個遠離所有雜事的個人空間。但這種追求,在紛亂的世界中是何等奢侈,而當中的掙扎更可以在今次香港藝術節帕佛.約菲(Paavo Järvi)與NHK交響樂團(下稱NHK)的音樂會中體現。

去年十月底,因滬港交流的機緣,我有機會看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的六個節目。其中有兩個都是基於外國當代劇本的本地創作,本文會集中討論其中一個作品——《小馬駒》。

日常生活中,有很多沒有身分而真實存在的人。意思是,我們會碰到一些人,大家認得彼此的樣貌,又未必知道對方的名稱,最多只是點點頭、稱呼一句「阿叔」、「阿姨」。時日漸過,每次與這些陌生而熟悉的人碰面時,這若即若離的關係反而滲透著一種窩心。 更何況是認識超過50年的街坊街里。

《傾城無方》試圖通過呈現香港保衛戰中的七個參與者,折射社會動盪時代社會上不同人士的價值觀和取態,當中又以「本土」和「保衛」作為要旨。同時,編劇希望盡量將香港保衛戰十八日的抗爭歷史鉅細無遺的保留下來,讓觀眾認識和了解這一段過去。編劇帶著這個十分沉重的歷史責任,難免對他造成掣肘。編劇的野心希望囊括的內容龐大,只可惜篇幅有限,往往會跟自己的目標失諸交臂,不能兼顧二者。是次導演運用形體劇場的手法,以大量的肢體語言構作戰爭的緊張感和磅礡場面,整齣戲以明快的節奏進行,毫無冷場,蓋過了大量純粹資料性直白的歷史事實敍述的沉悶缺點。

時至今日,蘋果公司的iPhone也推出了逾十年,目下再說「智能手機愈趨普及」,似乎會被人冠以老掉牙一詞。不少劇場工作者開始熟習利用手機呈現藝術概念,例如使用聲音導賞/應用程式來建構劇場作品,著名例子有德國Rimini Protokoll的《遙感城市》(Remote X)。而本地劇場近年也不乏以手機應用程式主導的演出,例如「天台製作」的《行為淪喪》(2015)和《消失的海岸線》(2017):前者使用聲音導賞帶領參加者遊走新蒲崗;後者引導參加者探索油麻地,了解海岸線的變遷,在程式設計上,更容許參加者在跟隨演員前進或離群之間有一定選擇權,打破一貫線性導航的行程。

近年,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解憂雜貨店》因電影版的上映,而在香港變得「紅」起來,中英劇團很懂得把握機會,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便搬演同名的舞台劇。根據維基百科,2011年開始連載、在2012年出版單行本的《解憂雜貨店》,早在2013年被日本焦糖盒子劇團的編劇成井豐改編為舞台劇,而中英劇團就是搬演這個版本(只是未知是2013年還是2016年版)。

一場重遇、重識故人的實驗 ── 評《紫玉成煙》

黃寶儀,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Nov 28, 2018 評論 | 舞蹈 | 戲曲

李益、霍小玉的情緣自唐代蔣防《霍小玉傳》、延續到明代湯顯祖《紫釵記》,再到唐滌生改編的《紫釵記》。一段才子佳人的傳奇被不斷改編,作品的意義受不同時代背景以及改編者的個人經歷所影響。香港舞蹈團與桃花源粵劇工作舍以舞蹈結合粵劇,重譜唐滌生版的《紫釵記》。《紫玉成煙》截取唐《紫釵記》的選段,以粵劇唱段敘事,配合舞蹈深化角色的情思。舞與戲曲的融合不限於形式上各取所長。在重新搬演才子佳人的故事時,此作以新的視角重審文本中女性的命運,更難得的是其對前作的男性書寫者與男性角色的身分定位進行反思。

「茫然先生」的概念來自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的駐團編舞桑吉加十年前閱讀的一本Paul Auster所寫的《密室中的旅行》書中的角色啟發,講述主角一天起床後發現自己失憶,密室內只剩桌子,椅子及監視器。今次邀來潘詩韻作為劇場構作(Dramaturge),劇場變成一長方形封閉空間,觀眾則在二樓往下俯視,鏡頭的互動令觀眾擁有更強的參與感,有助作品與觀眾在各層面上有更深入的對話和反思。

一個演出,其實在購票前的期待開始,兒童劇場更甚。 「你買到票嗎?那個穿睡衣、坐在梳化上看的演出?」這是家長們討論時的真實對話,也是節目門票在幾天內旋即售罄的原因之一。 在暑假舉行、一年一度的國際綜藝合家歡是兒童劇場界的盛事,熱門演出幾乎在開售後一周便已售罄,而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是英國現代馬戲劇團「沖天飛劇團」 (Upswing)製作、結合多媒體和雜技的《唔肯瞓‧四圍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