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視覺藝術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次的捐贈品, 除有素描速寫及生前物品,還有多幅現藏於新加坡的作品,均能呈現出吳冠中藝術生命的歷程。

視覺藝術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要傳遞的訊息。那是一種有意識的選取,內裡蘊含著一種主觀的過濾,它絕不只是一種紀錄真實的媒介。

視覺藝術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德貝克(Fred Sandback)、約翰.麥克拉肯(John McCracken)和丹.弗萊文(Dan Flavin)。四位與二十世紀後期藝術運動皆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他們都將藝術看作是一種釋放美學趣味及精神的方式。曾有評論對「極簡主義」貧乏的視覺觀感頗有微詞,然而在藝術與設計的歷史上,卻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

視覺藝術 | 公共/社區藝術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的第二部《可以居——想像寮屋》可說是主要陳述三位都和寮屋有密不可分關係的主題人物。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智聰的新舊相片重組,吸引我的不是構圖,而是那種不經意。像是意外地按下快門的影像,才會使人駐足細看。那是推敲的樂趣,像是偵探在兇案現場發現一張看似無關的相片,卻成為破案的關鍵。當然,從他相片得出的結果不一定是激情的故事,不震撼,也沒有嘩然的異象,只是淡淡地述說著城市中,平凡人的故事,回味中帶著點清甘味。

視覺藝術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之間對話的意味——Von Heyl 在影像過盛的當下環境以隨機的方法將圖像組合,反對一切有意義的目的,還有高辨識度的創作風格,對於何為藝術家和藝術創作提出質疑;至於阿斯葛.瓊也同樣提出對藝術創作的質疑,甚至意圖以藝術介入社會。

視覺藝術 Nov 19, 2018

重現香港村落今昔好風光 《香港村落——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

自言「一出世已識揸畫筆」的江啟明是香港土生土長第一代畫家,自學成才的他幾十年來畫遍香港大大小小不同角落,從街頭巷尾的生活實景及人情世態、建築舊物的今昔變遷、絕美的鄉郊風景及大自然,筆者每看他的畫,都會感到一種「毛管棟」,立時有股暖意漫遍全身——因為你會感到畫面中注入了滿滿的感情,看其畫作又像重温香港一路走來的歷史,更如走上一道時光隧道,重新認識和欣賞不少已經消逝了的香港好風光。

視覺藝術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的現實,也承認其所帶來的限制。如他早年所拍下的影像,粗、晃、糊,無法完整表現事物的整體性,亦總是在突破固有風格、想法,令作品更貼近現實,也覺知照片/ 影像會遮蔽人的雙眼,無法捕捉現實。

視覺藝術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普遍性的東西一開始吸引了我們,進入這個領域之後,隨著逐步地接觸,我們會發現那些吸引我們入門的最簡單也最淺顯的東西,反而是最耐人尋味,這個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這句話聽起來很假,但在攝影界的確是個真理。」── 植田正治

視覺藝術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有悲劇色彩的迷戀,從古至今都仍是如斯複雜、激烈而難解,卻永遠不被正視,只能存在於單戀者幽黯的心裡。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不少人掛在口邊的口頭禪,甚至是真心抱持的人生觀,因為曾幾何時,很流行一個說法──香港,是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既然如此,還怎會為未來打算?不過,時而勢易,回歸都已廿一個年頭了,雖然不見得是自己的地方和時間,但公民意識進入了另一階段是不爭的事實。由天星皇后、反高鐵到國民教育及至雨傘運動,本土意識愈見紮根,面對一個毫無先兆得來,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型填海工程項目,怎能不教我們為未來擔心?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視覺藝術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包括日本傳統繪畫、御宅亞文化、西方藝術理論、荷李活電影及嘻哈文化。他廣泛的創作不僅僅局限於藝術世界,更涉獵至時裝、電影、高端和日常的商業領域。去年,他為「The Doraemon 展」創作了一系列畫作,之後更延伸成不同類型的產品,成功令更多人關注當代藝術。他以動漫和「超級扁平」(Superflat)的創作風格知名,將通俗文化帶進高端時尚品牌與各大美術館,打破了高雅藝術與流行文化之間的界線,對當代藝術影響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