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M+展亭「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顧名思義,一個關於兩位藝術家的展覽,透過各自的作品與彼此互動,並深入對方的世界。雖說此展由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與紐約野口勇博物館資深策展人Dakin Hart共同籌劃,可傅丹(Danh Vo)是在藝術業界以高度合拍的評價聞名,除了精選出自己2010至2018年間的作品,還擔當橋樑角色,居中連繫兩個城市和兩間博物館——香港的M+和紐約的野口勇博物館。鄭道鍊分享說「他易相處的本性使他既有能耐,也有魅力能把參與在展覽的各方拉攏依靠,令大家好像似有份參與創作,而這種令各方置身其中的感覺在佈展和遊覽時體驗尤其深刻。所以到最後,不只是我們兩個策展人或所代表的兩間藝術機構在對話,而是傅丹直接和野口勇(Isamu Noguchi)交談起來。」

執筆時,仍未聽見盧廣的蹤影,教人擔心。

大館當代美術館最新展覽探討近年熾熱的性別議題——「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這群展的策展人法蘭克福現代美術館館長Susanne Pfeffer苦笑著說「不知是幸運或是不幸,剛好主題切合並回應近年來引起激烈爭論的性別議題。暴力可不單單指動手的拳打腳踢,日常生活中隱藏著各種形形式式的限制,構建這些規限的許是成長環境、文化歸屬、現有權力結構、社會規範、宗教傳統和生理表現等。這些結構上的暴力剝削無疑大大地規範了世人的身體、性向、身份和行為等,是次展覽試圖藉由藝術打破這些建基於性別的繁重枷鎖。藝術家通過創作反映社會上一直以來對人類的姿勢動作、語氣音域、行為儀態及潛藏欲望的規範,並嘗試揭開隱藏在各式框架下建構成暴力的面紗,試圖借由作品跨越以性別之名的界限。

講起女藝術家的衣櫃,大家一定想起墨西哥藝術家芙烈達.卡蘿( Frida Kahlo),精製艷麗的衣裙下原來是受折磨多年的身軀,她堅毅的形像和畫作亦深入民心。但是,近代藝術家鮮有讓人記得她們的穿戴和作品的關係。也許我們沒那麼多苦難,也許我們沒太認真地看待……

2018年末,一個以廣東話字為設計原型的「勁揪體」終於面世。兩年前,多媒體設計師Kit Man成功透過眾籌,獲得逾七十萬港元開展勁揪體造字計劃,最終以6000個廣東話字完成旅程,及後於工廈內舉行「勁揪體蚊型展」及發佈會,展示原稿,並向支持者表達感謝之意,更像是一個結業禮 ,是「勁揪體」,也是Kit Man的一個里程碑。展覽中最震撼的可說是《原稿展區》,展示440幅勁揪體原稿,和他在字海裡並排而立,觀看原稿時問他,你會怎樣形容「勁揪體」?他靦腆一笑:「翹口摻手」……

在剛過去的12月舉行的《「最」大展》,是C & G藝術單位為慶祝成立第十一週年舉行的展覽,邀請了近40位過往曾合作的藝術家,在全無前設、規則、框架下,以「最」為名創作一件作品。有人選擇「最近」、「最長氣」,有人想講「最綠」,有人帶來「最療癒的作品」……因為自由,這些藝術家心中之「最」,往往反映了他們當下的想法及最關心的題目。在這一刻,如果我們甚麼都可以談,你會談甚麼呢?《「最」大展》開展的,正是藝術家與觀眾之間一場無拘無束的對話。

最近增加土地供應的聲音日益沸騰,HKDI Gallery上月舉行的展覽正貼社會議題,那就是如何善用已有的空間。HKDI Gallery帶來首次於亞洲展出的法國著名設計組合布魯萊克兄弟(Ronan & Erwan Bouroullec)所構思的城市規劃概念展「夢建城市」,他們二人於傢具及工業設計享負盛名,首次涉足城市發展,多個方案已在歐洲多國實踐起來。場內有二十張長方形桌子,其中十四張銀白色桌面上放了由展覽團隊挑選的方案,而餘下六張銅色就放置了草稿研究的模型。讓觀眾體味兄弟倆的思考進程,同時大膽地想像未來城市各種場景。他們的創作意念是如何將大自然融入城市以至平衡城巿環境發展的需要。

3月,會令人想起甚麼?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揚州」?沒有公眾假期好無癮?報稅截數的月份?從事藝術相關行業的,則是大型藝博會漩渦;不論屬漩渦中的主角、周邊的藝術勞動一份子,還是因大部份人力物力都被吸走了,想在該段期間找個朋友幫忙別的事情都無人手之受影響戶,都一律無可避免地捲入了漩渦之中。

周而復始

回想起來,這是個既尋常卻又很不尋常的展覽。

滴達,滴達,是時間之流轉不息,亦是年輕現代水墨藝術家鄭丹珊在Sansiao Gallery最新個展的題目:以畫筆點滴記錄所遇到的微小、不起眼的東西及事情:譬如說貓兒最喜歡藏身的地方、花草在不可能環境下之萌芽……她都以細膩的工筆畫法及現代化的構想,畫下對身邊一事一物的情感。

蘇珊桑塔格在《論攝影》中說,攝影的出現令人看見以往看不到的事物。這句說話,意旨在遙遠他方、我們只能耳聞不能目睹之事,或是指與一般平凡中產生活中被隱而不見的小眾,又或者是我們平常看不見的表情與神態。在云云攝影類型之中,肖象的幽秘之處往往最巧妙、最難以言喻,因為影像中的主角並非眾人皆懂的山水或城市美態,甚至也不止於相中人美麗臉龐,而是眼神、表情裡隱藏著人的靈魂。Irving Penn,便是肖象攝影大師中的表表者。

相機的普及,已不只是可較易購置一部相機的程度,而是每人的手機內也具備清晰的拍攝功能,攝影早已不是遙不可及,反之為隨處隨時可用之貼身工具,你可察覺這種足以令人震驚的頻繁使用率嗎?我們可如何理解及善用它?「光影作坊」近日於灣仔文化生活薈內展出13位參與攝影藝術計劃「第一天的故事:生活新旅程」的作品,他們均為快將退休或剛退休人士,拍攝內容多元,包括風景照、動植物照、生活照,甚至香港足球隊的照片也在其中。如果相片記下了「溫度、速度、溫柔和憤怒」等種種感覺,在他們的相片又流露出怎樣的思緒及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