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每次說到我的創作路,不得不提與師父張義的第一次火拼經驗,窮追不捨地逼他到工作室示範,從早到晚纏著他評論作品,到後來才成為他的近身書僮。作為中文大學藝術系的畢業生,朋友笑我是交大學學費,最化算的學生,在七年的學藝生涯中,三年都在藝術大師的陸羽茶水和酒水中浸著。我也笑答,所有的助學金,都在此時換成書本和古董小玩意,走上「敗家」之路,打個平手。以前,夢想成為中學教師才是正道。誰知道,他,「引誘」我走上創作之路;他,鼓勵我在創作上離經叛道(甚麼材料方法都可以交互替用);人多的地方不要去[1](已是潮流就別做了);心口掛著「勇」字(大不了,重頭再來);創造自己的路,豐富多彩,識飲識食識玩(要專也要博,更要雜學),不要只拘泥於「做嘢」(苦工賺錢)。這似是而非,非一般人理解的人生哲學,不只影響了我,也啟發了幾代重要的香港藝術家。

如果我的生命一直被劇本、音符、歌詞包圍著,那就像寒冬時室內的暖氣一樣,讓我很安心的演、唱、奏、寫,我在暖意中試驗、遊玩、鑽研,從來是快樂和積極的,就像冬天從來不存在一樣。

我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走出這間暖意洋溢的屋,在寒冬裡,我還剩下甚麼?我將會變成甚麼人?我其實是甚麼人?我會變得更勇敢?還是其實我很懦弱,離不開那一室暖意?

「一隻小鳥之所以不懼怕她站立在一棵可能會折斷的樹枝,那是因為她的信心從來不在那枝樹枝,而是在她自己的翅膀。」這是我極喜歡的一句話。

【仁云亦云】念

王天仁 Mar 06, 2020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相信誰也沒料到,2019年,我城會在一個沒能醒過來的惡夢中結束,而這個結束,更可能只是個看不到盡頭的開始,在此之前,想用「念」字盤點一下只得一半的2019年。

意念vs信念

近半年來因著社會情況,所有人的生活節奏都搞翻了,對藝術文化圈而言,更是愁雲慘霧,因「自由」二字向來是所有創作的基礎,當自由受到威脅,誰還有心情對外間一切不聞不問,然後躲在studio只顧埋首自己的作品?在義憤填膺下,有人透過作品表達情緒和意念(idea),亦有人深感藝術意念無用,親身以行動參與,來表達更為直接到肉的訴求和不滿,將創作意念暫時放下,以藝術家以外的身份表達自己所堅守之信念。

失語。當這篇文章刋出時,香港應該已經進入另一個世代。

這裡想分享的是荷蘭阿姆斯特丹DAS劇院碩士課程的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令我深深震撼的作品,震撼是因爲它跟每天在香港不同角落正在發生的事情,都可以產生或大或小的回響。作品在2015年意大利Santarcangelo藝術節出現,Silvia當時是藝術節的策展人,除了是資深的藝術活動策劃外,也是當代劇場和舞蹈的研究員,特別是表演藝術中的政治和道德價值,藝術創作以及觀衆的社會涵義等。

在烽煙四起之際,交通工具半癱瘓的狀態下,一班教育工作者,包括各大藝術教育機構、藝術館教育推廣的高層、校長會、藝術教師會的幹事及老師代表等聚在一起,聆聽海外及本地的經驗分享,討論未來香港藝術教育發展,整整兩天。外人聽起來,一定覺得這很「離地」,脫離群眾。但是我們參與其中,深感此會的重要性,很可能為香港未來的十年藝術教育按下重要的按扭。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邀約、香港藝術學院主辦,名為「新思域——香港藝術教育」,我更喜歡它的英文名稱——“Expanded Field- Redefining Art Education in Hong Kong”意指更廣濶的領城,重新定義了香港藝術教育。

適逢有兩位在我人生中極具影響力的音樂劇大師,剛剛把他們六年前在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演的《穿KENZO的女人》(當年是圍讀版本,小妹有幸參與演出)搬上更大的舞台,作為香港演藝學院35歲的生日禮物,然後不知何時小妹的身影好像在詞神岑偉宗先生(下稱「岑爺」)的腦海pop up打了個招呼,也許他看完《夜鶯》,記起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好像算是略懂音律又略懂文字(受寵若驚!),最重要就是實在經常有幸演繹過他和香港音樂劇Master高世章先生(下稱「Leon」) 不少作品如《一屋寶貝》、《我要高八度》、電影《捉妖記》插曲、《大狀王》preview和剛才說的《KENZO》圍讀等,也算是熟悉兩位大師,岑爺便邀約Leon和我,想以創作為主題談一席話(他曾經認為「溫卓妍」就是「一席話」,「one-桌-言」。

【仁云亦云】落場

王天仁 Jan 02, 2020 藝民談

早幾個月前,小弟在這專欄寫了篇名為「去吧!廢中兵團~」的文章,旨在鼓勵中年如我的朋友,特別是藝術界人士考慮參加區議會選舉,以杜絕再出現所謂「白區」的自動當選問題,寫那篇文章有兩個目的:第一當然是上述提及的鼓勵性質,其二是自我檢視和盤點,看看自己是否有能耐適合參選,因當日執筆之時,剛開始進行參選之前期準備工作;而今天,正如大家或早已知悉,小弟以獨立素人身份,僥倖當選了自己居住的茘景區議員一職,望以本文聊表一下心情和想法。

職業和區議員的想像

上期提到,連儂牆是這次「反送中」運動其中一件最震撼的公共藝術。在我眼中,第二件應輪到獅子山上的閃亮人鏈。

2014年雨傘運動,有人在獅子山山頂掛上直幡,黑底黃字寫上「我要真普選」五個巨形大字,當年我高度評價這件作品。獅子山是香港人的地標,山下上演著千千萬萬香港人的故事,譜寫香港豐富的歷史,是香港人身份的文化符號。創作人以高難度技術(若有意外可能會送命),將直幡整齊地掛在這富象徵意義的地標上,展示香港人的願望,山下群眾老遠都看到,為這場運動打了一支強心針,激勵和振奮人心。一個簡單的政治訴求,高掛在獅子山獅頭上,多麼的有氣勢!無可否認,這是香港藝術史上一件最有想像力的作品,智慧地極盡發揮了空間的特色。

每當看到香港這幾年的情況,經歷過七、八十年代經濟騰飛的香港人,都會感嘆香港奮鬥神話的破滅。以前,老師鼓勵學生追求獨立思考能力, 將來才能成為社會的主人翁。現在,太主動去追求太崇高理想的學生,可能要付出沉重的牢獄代價。以前,打工仔只要努力,就一定有成功的一天,白手興家的李首富就是你的榜樣。現在,無論你多努力,賺錢也不夠不事生產的投機者快而多,無處安居的將來,逼使青年人只能把眼光放在當下,能做多少就享受多少。隨著神話的破滅,我們二十多年來相信的神話人物形象,亦在全球示威潮中,震得搖搖欲墮。近有每天對著大眾謊話連篇的人民公僕,只懂逃避龜縮的名校精英官員,遠有利用民粹以達權力私慾的世界國家元首。那遠看似是堅固的玻璃,走近一敲,崩壞隨著裂痕處迅速伸延,瞬間粉碎。

這篇章刊登的時候,是天蠍座的月份,也是小妹正式踏入三十三歳的深秋。今年的生日對我而言是別具意義的,因為我將要離開熟悉的一切,向未知航行。人很有趣,當你越需要勇氣面對將來,你越需要強烈的想像力,也同樣越需要回望過去找尋各種力量的根源。愛爾蘭大文豪詹姆斯‧喬伊斯曾說過:「想像就是記憶」,實在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們的一呼一吸,在發生的當刻已經成為過去,但它們卻奇妙地躲藏在回憶中某些角落,在你不知不覺間感染著你對未來的看法,猶如一種奇妙的投射。

由盛夏,轉入初冬了,一場本來可避免的大型社會運動,不但因政府沒有及時作出適切回應而展開,更隨著環環相扣的影響,使香港潛伏的種種暗病如併發症般浮現。抗爭的信念、精神和運用之方法和行動,更隨互聯網散落到地球上不同角落,連鎖效應下燃起世界各地的抗爭活動。身為香港人,箇中經歷是痛苦的、也漫長,而且見不到盡頭,故大部份人都不禁呼喊:「點解香港會變成咁?」「還返以前嘅香港比我!」對於前者,相信大部份人心中有數,世上今時今日有不少事情的成因,都可歸類為「中國因素」;至於後者,時光既不可倒流,甚至即使返到以前亦不見得就是解決問題之法,因此小弟關心的,並不是運動之結果,而是運動帶給我們甚麼啟迪。

我曾寫過,在近代社會運動中:1968年的法國學生運動、1960年日本的反安保條約、2014年香港的雨傘運動,藝術從不缺席。2019年轟動全球的香港「反逃犯條例」運動中,出現的各類藝術品簡直是一次全民創意大爆發。六月尾在十多個國家刊登的頭版廣告,無論由字款、大小和顏色、到圖像的吸引力,皆以大師級專業水準完成。而標題與文字的疏密以至版面空間的處理,一律是國際級的設計水平。這次運動的文宣工作,令香港人也驚嘆自己本地設計的造詣有多高。八月初佔領機場接機大堂時所派發的海報設計,內容清楚簡潔,圖像感染力強,讓旅客於短時間內明白香港近日發生事故的前因後果,又一次反映香港人的創造能力是多麼豐富。

社會運動未見結束的跡像,雙方沒有退讓的餘地,各大政治元老/智囊/政治分析員紛紛獻計,仍無法走出這個僵局。一開學,學校就成為另一戰場,無論支不支持罷課,心情都無法平靜,唯有將不同情緒的同學聚在一起,以藝術的方式探討各人當下的心態。藝術離不開生活,我們無法掩耳盜鈴,視而不見,亦不應喪失本性初心,顛倒事非。透過藝術學習中慣用的邏輯思考和討論方法,讓大家坦誠溝通,以開放的態度去看待現實的問題,藉著拆題,反問,分析,再反思,來重視自身當下的狀態,靈魂的歸宿。雖然這種方式不一定能解大眾之困,亦不失為鬆開個人緊繃情緒的治療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