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誕生於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的《吉賽爾》一直是舞迷心中最完美的芭蕾經典,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它可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該劇由法國作曲家阿道夫.夏爾.亞當(Adolphe Charles Adam)於1841年創作,甫於巴黎首演已大受歡迎,故事講述農家女吉賽爾愛上剛來到村子的陌生人阿爾貝特,後來卻發現他原是喬裝平民的貴族,並已與他人訂婚。吉賽爾深受打擊,最終心碎而逝,她從沒有氣息的身體進入死亡王國化為幽靈,與一群因生活受迫害、充滿仇恨的女幽靈結伴。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獲英國勞倫斯‧奧利佛獎 (The Laurence Olivier Award – The Best New Dance Production)2017最佳新舞製作獎,及後在倫敦拍攝成148分鐘的電影。舞團現作世界巡迴演出,舞作有幸能成為今年的台灣國際藝術節 (TIFA) 邁向10年的開幕首演,同時亦是亞洲目前唯一的一站。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家也藉此平台把大膽、富實驗性的製作放到藝穗節劇場內,製作人同時也遊走在場地之間,尋找值得投資、具有市場潛力的演出。百花齊放的藝穗節令作品不只留在平常酒吧地牢或是工廠倉庫的小劇場內,更是遍佈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舞者進場,躍動展開,當音樂再不是預先錄製的聲軌,而是由人聲即場演繹,兩者會有怎樣的火花?

舞蹈作品不能久存,既不能成書、又不能以影像紀錄所有畫面及感受,只能在舞台上躍動的那一瞬間才成永恆。但在港能讓舞者發展及受眾觀賞當代舞的場地有限,更遑論一次過欣賞亞洲區內的作品。然而2018年初,將舉行一個舞蹈盛事「香港比舞Hong Kong Dance Exchange」,由四地評審選出香港、日本、韓國及台灣共14部當代舞佳作,一連三日於香港大會堂上演連場亞洲「比舞」大會,更有工作坊了解跳舞技巧及座談會,正如策劃是次藝術節的著名編舞家楊春江所言,他所重視的是交流、互動及切磋。這個藝術節不只是舞者,也能讓觀眾深入了解當代舞的技巧和舞蹈在亞洲各地的發展動向。

現年七十三歲的非洲現代舞之母謝曼恩.阿科尼(Germaine Acogny)將首度來港,在「世界文化藝術節—躍動非洲」中親身上陣演出兩場,令本地一眾舞蹈愛好者驚喜不已。跳舞五十多年,阿科尼一直以身體說話,「身體比言語更有感覺」,舞蹈於她是「傳遞著自己、及祖國的故事」,以人文關懷入舞,回應當下社會環境,那種併發巨大能量卻也滲透著詩意的舞姿,令人難忘之餘亦深刻感受到舞者的情感。

©Youri Lenquette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裁的節目,帶來的也不單是傳統音樂、舞蹈和戲劇,這十年間非洲大陸在文化藝術上正與世界接軌,當代劇場藝術的出產非常豐富多彩。為回應其社會、政治、經濟等問題,心繫家國的藝術家都不約而同利用藝術連結社會大眾,替弱勢族群發聲,其藝術的熱情與力量正擴展至世界不同角落。

由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今年來到第十二屆,主任胡晴舫女士稱,多年來在港的生活,使自己從香港的角度審視台灣,發現其風俗文化,包括廟會、雜貨店和夜市等,皆豐富多姿,其精彩程度更猶如充滿顏色,故今年以「艷台灣」為主題。於10月12日到11月24日期間舉行的一系列節目有充滿台灣特色的音樂、舞蹈、戲劇及藝術,同時亦具備獨特瑰麗的美感。

大韓民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公佈韓國十月文化節節目,本年的主題為「韓國藝術超乎想像」,為期共兩個月文化活動。今年已是第七屆韓國十月文化節,將舉行逾三十場文化活動,有音樂、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電影、韓國美食、特別節目等,讓香港市民體驗韓國藝術生活。

 

日復日的訓練和苦幹,舞者的身體留下了什麼? 以身體叩問歷史,以過去和當下對照,從個人到地域以至時代,《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既是一場辨識遊戲,也是一次後殖民的反思。

人生雖自由但存在著各種限制。自身的思想或軀殼限制了行徑,外在的社會禮儀和法律規範了行為。由出世開始被灌輸了許多規則,隨著成長經歷過多種創傷,亦挑戰過不同綑綁,邱加希和程偉彬在「舞蹈新鮮人」系列之中,不約而同地為此編寫了兩組舞蹈,講述自身的經歷。

在不少歌舞劇及電影中,踢躂舞總是經常亮相。強烈的節奏與精彩俐落的舞姿,很容易便能給引所有人的目光與注意力,既富音樂感同時結合舞蹈的擺動。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星。」 「用心才能看得清楚,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我以為自己很富有,擁有世界上一朵獨一無二的花,但其實我擁有的不過是一朵普通的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