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最近欣賞了一場由香港舞蹈團與顧嘉煇先生攜手合作的「金曲蛻變顧嘉煇」,以音樂和舞蹈演繹香港半個世紀以來的蛻變,由一個樸素的漁村,發展成工廠林立,再演變成一個繁華的大都會,亦曾經是不少一河之隔的年青人追尋理想的好地方。故事便是以一對年輕男女在這片新天地的經歷和奮鬥,穿插了愛情、鄉愁、人生起伏的體驗作骨幹。

音樂是香港人耳熟能詳的金曲,《狂潮》、《萬水千山總是情》、《世間始終你好》、《忘盡心中情》、《上海灘》、《獅子山下》等等,顧嘉煇為這場舞蹈親自重新編曲,由舞蹈演繹他的音樂情懷,起了很好的化學作用。樂曲加舞蹈,重新將香港七十年代尾至九十年代的經典電視劇帶到舞台,這個年代正是香港經濟起飛的時候,電視劇代表的也是香港人為前途努力奮鬥的精神,那一代人與人之間有更多的包容和互相扶持,社會比現在和諧,看著這場表演亦喚起我成長歲月、晚晚與家人一起以電視劇餸飯的美好回憶。

挺直腰板,整齊地踏着舞步,手臂在空氣中劃出準確的弧線,踮着腳尖、完美地轉出一個又一個圈,芭蕾舞就是如此美麗而科學化,歷年來吸引無數舞者為此奉上汗水、眼淚與青春。作為香港芭蕾舞團首席舞蹈員,金瑤走過的路也絕不平坦:十歲起離家習舞,經歷過嚴謹的訓練、減肥、受傷,為芭蕾付出所有,皆因愛之真切。

 

無論你是生於哪一個年代,都一定聽過他的音樂:《上海灘》、《獅子山下》、《奮鬥》、《鐵血丹心》、《難為正邪定分界》…… 他創作了無數燴灸人口的流行金曲,與黃霑合作無間,在當時被歐西流行曲和國語歌雄霸的樂壇中,開創了粵語流行曲風潮 ﹣他是「香港樂壇教父」顧嘉煇。

挺直腰版,整齊地踏着舞步,手臂在空氣中劃出準確的弧線,踮着腳尖、完美地轉出一個又一個圈,芭蕾舞就是如此美麗而科學化,歷年來吸引無數舞者為此奉上汗水、眼淚與青春。作為香港芭蕾舞團首席舞蹈員,金瑤走過的路也絕不平坦:十歲起離家習舞,經歷過嚴謹的訓練、減肥、受傷,為芭蕾付出所有,皆因愛之真切。

小時候每逢校慶聚會、聖誕聯歡,便會看見同學們把臉蛋咀唇塗得紅紅,個個手執羽扇或絲巾上台跳舞表演,這便是我對中國舞的第一個印象。可惜當年未有機會認 識更多,無從了解其源遠流長與美麗。直到有機會與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梁國城面談,才知道中國舞除了傳統的價值以外,也可以相當創新。

「別人認為我不行,我偏要做給他看。」這是伍宇烈在整個訪問裡常說的一句話。看來不服輸,為自己深信的事情去堅持,應該是這位鬼才編舞家的性格寫照。

曹誠淵的生命與現代舞一直結下了不解之緣。別人是這樣說,他也是這樣說。他每當想起那一次,還是中學生的時候初次與現代舞邂逅的心情,一種不解卻又異常強大的吸力,還有一份久久不能平復的撼動,他就知道自己是栽在現代舞手上了!

為了更了解這種越來越受人喜愛的舞蹈,△志特別訪問曹誠淵,和大家談談他最愛的現代舞,以及他與現代舞密不可分的關係。

也許芭蕾舞者壓力真的很大,英國早於1948 年便已經拍了一齣芭蕾夢魘。《紅菱艷》源自《紅鞋兒》這個童話故事,故事中穿着紅鞋的女孩子只能夠不停地跳舞至死,同樣,電影中的主人翁與舞蹈的關係也密不可分。戲中女主角佩姬靠自己能力登上首席舞者之位,演出大獲成功,但她卻過不了愛情或理想的一關。跳舞是她全部的熱情與生命,舞蹈團團長問她:「你為甚麼跳舞?」她反問:「你為甚麼活着?」。結果當她隨音樂家情人出走,放棄芭蕾舞事業以後,心底裏並不能夠當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生活與藝術變成了傷人的兩面刃。

二零零九年六月,德國現代舞大師翩娜包殊因癌症與世長辭。她一生致力於發展現代舞蹈劇場(Tanztheater),甚至她去世數天前仍與舞者一起謝幕。

曹誠淵(Willy Tsao),香港著名舞蹈家及編舞家,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藝術總監及行政總裁。在香港及國內推廣現代舞不遺餘力,有「中國現代舞之父」的美譽。 曹誠淵自90年代起亦在國內大力推動現代舞發展。除擔任廣東現代舞團藝術總監外,並建立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同時出任舞團總監兼藝術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