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城市當代舞蹈節2019壓軸活動「跳・濱・紛 #CCDF2019」將於今明天兩日於西九藝術公園的海濱長廊獻上一連兩日的免費戶外舞蹈節目。當中包括著名澳洲編舞家里蘇・星的《山石》,而城市當代舞蹈團駐團編舞家桑吉加亦會將其於意大利演出的《Re-Mark》版本帶到香港,邀請你由室內玩到室外,感受嶄新的當代舞觀賞體驗。

日期及時間:

11月23日(星期六)中午12時30分至晚上9時15分

11月24日(星期日)中午12時30分至晚上7時45分

地點: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及藝術公園

免費入場,部分節目需先作網上登記

常說舞者的職業生命有限,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者喬楊今年已經五十有四,卻依然活躍於舞台上。1987年,23歲的喬楊毅然離開故鄉陝西,來到廣東舞蹈學校參加現代舞實驗班,幾年後加入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一頭栽進從未接觸過的當代舞。回首過去大半生熱愛的專業,《Almost 55 喬楊》是一位舞齡超過40年的舞者的首個獨舞演出,也是一段與80後台灣編舞家周書毅、香港舞台視覺藝術家李智偉、聲音藝術家許敖山、舞蹈影像先鋒導演黎宇文及台灣服裝設計師林璟如的舞蹈緣。

日期及時間:

2019年11月19日(二)晚上8時

演出長約一小時,不設中場休息

文化北歐:運動與時尚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Nov 03, 2019 戲劇.音樂劇 | 舞蹈 | 音樂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城市當代舞蹈節2019節目之一,來自台灣的VR舞蹈影像《留給未來的殘影》圍繞科技與記憶,由導演陳芯宜與編舞家周書毅共同創作演出。影片設定在一個可以上傳記憶意識的未來世界,在生命終結時可選擇三段記憶,透過「生前記憶續存服務」刺激神經元使其顯影。觀眾戴上VR眼鏡與耳筒後,將跟隨舞者周書毅,以火柴為引走進記憶深處的房間,在散落一地的記憶紙片中尋找一段段值得保留的記憶碎片,經歷在死亡之前、彌留之際無以名狀的情緒起伏。

日期及時間: 2019年11月13至23日(三至六)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 2019年11月24日(日)中午12時至晚上6時

每節長約30分鐘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盒仔

門票:$30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五國曾有長久的政治結盟關係,其社會政治體制、語言、宗教相近。雖然五國稅率高,但其福利制度及教育發展,卻讓世界稱羨,亦成為各國學習的焦點,北歐模式有何矚目之處?

北歐的冬季嚴寒而漫長,面對著午間黃昏及漫漫長夜,人們總是想方設法抵擋冬天的鬱結及沉重感。譬如靠近最大最亮的人造光源,創造白晝及補充維他命D。有些人卻嘗試去習慣黑暗、甚至擁抱它,視之為創作靈感。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的《黯黑祭典The Best of Darkness》便探問黑的意義:黑是夢幻、還是殘酷?是母體內温暖的子宮、令人安然入睡的夢鄉,或是可怖的噩夢與孤獨?

談北歐五國的文化歷史,不得不提起中古時期縱橫海上的維京人,以及北歐豐富多彩的神話傳說,這些文化傳統亦深深影響到西方的歷史發展。

談北歐五國的文化歷史,不得不提起中古時期縱橫海上的維京人,以及北歐豐富多彩的神話傳說,這些文化傳統亦深深影響到西方的歷史發展。

北歐五國曾有長久的政治結盟關係,其社會政治體制、語言、宗教相近。雖然五國稅率高,但其福利制度及教育發展,卻讓世界稱羨,亦成為各國學習的焦點,北歐模式有何矚目之處?

常常覺得,舞蹈表演最厲害之處,是它的包羅萬有;舞台上,舞者純以肢體舞動,便能傳達世上深刻的意念與感情,在一瞬間觸動人心。最近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形x無限」系列,便帶來兩位享負盛名、別樹一格的編舞家的作品:艾甘.漢(Akram Khan)的《異地人》(XENOS)及徹卡奧維(Sidi Larbi Cherkaoui)的《謎/陣》(Puz/zle)。有趣的是,這兩位國際當紅的編舞家竟有不少共通點:年齡相仿、本身經歷不同文化洗禮、作品都包攬不同舞蹈風格,而二人更曾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