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住在煩雜的城市,大自然甚是遙遠;社會上總是紛紛嚷嚷,哪有恬靜閒適?傳統水墨畫縱帶來靜謐之感,卻猶如東海仙島,或難以想像和企及。那麼,如果是現代城市人筆下的水墨畫呢?藝術家管偉邦筆下的自然,是城市中的自然;其在水墨創作中,運用了現代人的視角。於是,在回溯過去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時,我們仍能感受到現代化生活帶來的親切感。現在與過去,將在管的硯台上融化匯合,從毛筆的筆尖溢出,跨越時空的點滴。

你有多久,沒有靜下來,好好凝視過自己的身體了?身體上每一條疤痕、每一組酸痛的肌肉、每一條纖細的皺紋,其實都隱藏著一些微小的歷史。策展人蒼鑫說:「我們生活在當下多元而信息龐雜的社會中,身體要承受各種各樣的信息、情感及思慮的洗禮,身體就是我們承載這些內容的載體。」獅語畫廊在包氏畫廊舉行的「人物」展覽,希望能透過各種有關身體的創作,重新注意社會在不知不覺間,在我們身體上留下的種種痕跡。

「我是為釣,不是為魚。」(陳之藩〈釣勝於魚〉)在這個「疾風勁草」藝術展覽中,參與者亦不約而同地覺得,成品和展覽皆非最重要,過程才是母題。策展人歐贊年說:「我們不止志在製作出一成品,或是舉辦一展覽,而是想進入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那過程是最重要的。」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22位學生,透過訪問社會上不同的群體,聽他們娓娓道來的故事,加入想像,繪出他們的生活、感受、困難、關注,製成11本繪本。繪本的內容風格各異,但其出發點和過程都一致——它們都生自渴望進入他人生命的心苗,並通過創作者設身處地的想像過程,才能衍生出足以傳達他人真實感受的故事。

提及陳麗雲(Movana Chen),很難不想起她的編織作品。不錯,她有做策展,有管理畫廊,但她個人的創作,多年來還是很專注在編織之上。這次在ArtisTree的個展,除了展出她過去十年的重要作品,更注目的是懸空掛著一幅長達15米的《編織對話》,標誌著她從個人延展至他人的轉變。

「這心型的木雕刻很漂亮啊!但……怎麼是鉛筆畫的?」林嵐(Jaffa)在Karin Weber Gallery的展覽,叫「一分鐘的光芒」,作品全是表面看來典雅堂皇的珠寶,然而在閃亮如鑽的外殼下,材料皆是便宜的廢棄材料。你凝望著如此吸引,卻又殘殘舊舊的藝術品,不知如何是好,可能你會想:「它值幾錢呢?它的價值如何衡量?」這正是林嵐想問的問題。

城市裡,每天行經街角的瞬間,橫過馬路的剎那──你和無數陌生人擦肩而過。如斯親密,距離彼此僅數十厘米,但你對他一無所知。這半秒的「相處」,或許稱不上邂逅;然而藝術家Marco de Mutiis卻認為:「每一次當你在街上遇上某人,其實都在與他分享著你生命中的半秒。」如《阿飛正傳》的阿飛和蘇麗珍是一分鐘的朋友,那其實你和那些陌生的臉孔,也可說是半秒鐘的朋友吧?為紀錄下那些半秒鐘,分析及強調擠迫空間的奇妙張力──Marco和藝術家黃智銓(Kenny)透過「Bloomberg數位藝術培育計劃」,在K11 Art Space合辦了 ][LIMINAL][ 展覽。

如果突然給你一磚豆腐,你會如何對待它?你會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還是暴烈地把它捏碎?這其實是個心理測驗──藝術家李美蓮說,豆腐是一面鏡子,映照出你如何看待脆弱。

​「反正,再買一雙也很容易。」有這種想法,或會令購物時欠深思熟慮,買來不需要的東西,將之丟棄,習慣浪費,貪新厭舊--這些惡習,大概在工業及科技發展蓬勃的現代社會才有吧。昔日工藝興盛的時代,器物由工匠付出時間和精力親手製造,人與物聯繫較緊密,對物品亦有更深厚的感情。今次手作幫與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和香港藝術學院合作,舉辦了「工藝有話說──農家女刺繡和本土工藝宣言」展覽,摸索工藝背後的意涵,反思人與物之間的關係,重新學懂貼心和珍惜。

要做選舉的賽後分析,好應做個詳盡的選民研究——這不但關乎個別候選人的競選策略,更牽涉到如何改善整個選舉制度,包括選民的背景,對不同的藝術範疇以至藝發局的理解與期望等。不過,單從暫時得知的數字裡,也隱約可發現幾點有趣的觀察。

「他們的歌聲是獨一無二的,那是──天使的歌聲,是成人無法模仿的。」指揮Oliver Stech如此說。10月8日,有著515年歷史的維也納兒童合唱團,應香港城市室樂團的邀請來港,用清脆悅耳的童聲為觀眾獻唱。

天使的歌聲,聽來是多麼高雅的榮譽。如果,美人魚要得到雙腿必須要付出嗓子;那麼為了得到天使般清越的聲音,他們又付出了甚麼代價?

藝發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已結束,10位民選成員名單亦於10月8日誕生(名單見另文:藝發局推選結束 10位藝術範疇代表名單出爐),一切似乎塵埃落定。

經過六個多月的提名及競選,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終於圓滿結束,10個界別的代表亦已誕生。

可曾試過,在歷史古蹟中,細聽古典音樂?垂誼樂社舉辦的「樂.誼國際音樂節」,別樹一格地在保良局及亞洲協會舉辦音樂會,讓人以音樂穿越時空,恍如回到維多利亞時代的香港。音樂節亦著重培育後進,不單是培養演奏家,更透過藝術行政工作坊,培訓管理人才,令這音樂節與別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