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當你來到三、四十歲,感情、事業皆失意,母親與朋友又相繼過世……你會怎樣去面對?《寒武紀與威士忌》的主角阿紀,在遭受人生的一連串挫敗的打擊下,決定 在大坑舞火龍這個熱鬧之夜了斷自己的生命。當這個沉重的故事來到黃詠詩及莊培德博士手下,卻登時變得瘋狂搞笑,一句「哭不出來,不如喪笑至淚流」,道出了 這齣黑色喜劇的中心思想。

2011 年的暑假戲檔不斷,大大小小的劇團,不論業餘、專業的都湧出來公開演出,展現不同團體獨特的能量,十分熱鬧。其中,筆者看了三套由現職學生的創作,《杜曉彤》、《Face To The Wall》和《碎夢人生同學會》。

夠膽表現自己傷口的勇氣

台上,他是挑戰上帝、對莫扎特充滿妒恨的薩里哀利,法力無邊的吸血鬼首領尼古拉伯爵,也是意圖欺騙馬會獎金的假髮商人陸雲廷;台下,他是一個喜歡釣魚、喜歡玩具,會搭地鐵和做運動的普通人,跟你我沒甚麼兩樣。不同的是,盧智燊(Edmond)對戲劇的熱情,令他在生活細節上更留心,無論是玩樂、學習還是走到街上,也能夠找到舞台劇的靈感。

台上,他是挑戰上帝、對莫扎特充滿妒恨的薩里哀利,法力無邊的吸血鬼首領尼古拉伯爵,也是意圖欺騙馬會獎金的假髮商人陸雲廷;台下,他是一個喜歡釣魚、喜 歡玩具,會搭地鐵和做運動的普通人,跟你我沒甚麼兩樣。不同的是, 盧智燊(Edmond)對戲劇的熱情,令他在生活細節上更留心,無論是玩樂、學習還是走到街上,也能夠找到舞台劇的靈感。

作為一名台下的觀眾,每次的觀劇經驗於我而言都是一種悸動和震撼的視聽體驗,當中情緒的代入,更產生身歷其境的感受。為了更認識這種極具感染力的藝術,△志編輯部在七月號(2011年7月號(vol 4))也嘗試絞盡腦汁,與讀者們一起從不同面向來加深了解戲劇這門學問。

今年六月,看了戲劇大師鍾景輝先生及中英劇團合作的話劇《莫札特之死》。此劇除了有精湛演出外,也發人深省。

近年的香港劇場總是很熱鬧,大家都爭先恐後地推出各種劇場體驗。一時間,什麼環境劇場、編作劇場、讀劇劇場、音樂劇場、多媒體劇場、形體劇場等充斥了整個市場。雖然不少以上所列的劇場形式已在香港發展了一段時間,對經常進出劇場的朋友都不太陌生,但近年劇場界確掀起了追求「破格」的潮流。隨社會的進步,「傳統」劇場的表現模式似乎已滿足不了大家的需要。在市場主導的今日,「破舊立新」以求「出位」的方程式,在一些商業劇團、或年輕的業餘劇團中更是明顯。

由中英劇團呈獻,改篇自驚慄浪漫吸血鬼小說《Dracula》的作品 ﹣《尼古拉伯爵:吸血驚情》(Dracula)將於8月上演!故事講述Seward醫生的未婚妻Mina突然離奇死亡。而羅馬尼亞的尼古拉伯爵,為了奪取年輕律師Jonathan Haker的未婚妻Lucy,而把他囚禁在其城堡之中,同時又來到英國追尋Lucy。Seward的朋友Van Helsing教授意識到危機正在迫近,決心對抗這股邪惡的力量。

他是《暗戀桃花源》的江濱柳、《南海十三郎》的唐滌生,也是喜劇《我愛阿愛》的林大勇…… 從事舞台劇已差不多二十年的潘燦良(阿燦),演出過大大小小不同的角色,今年初更自編自導了劇作《重回凡間的凡人》。經過多年的劇場生涯,阿燦對演戲的熱愛有增無減:「如果我有能力的話,做到七十歲我還是會繼續做演員!」

他是《暗戀桃花源》的江濱柳、《南海十三郎》的唐滌生,也是喜劇《我愛阿愛》的林大勇…… 從事舞台劇已差不多二十年的潘燦良(阿燦),演出過大大小小不同的角色,今年初更自編自導了劇作《重回凡間的凡人》。經過多年的劇場生涯,阿燦對演戲的熱愛有增無減:「如果我有能力的話,做到七十歲我還是會繼續做演員!」

他是《暗戀桃花源》的江濱柳、《南海十三郎》的唐滌生,也是喜劇《我愛阿愛》的林大勇…… 從事舞台劇已差不多二十年的潘燦良(阿燦),演出過大大小小不同的角色,今年初更自編自導了劇作《重回凡間的凡人》。經過多年的劇場生涯,阿燦對演戲的熱愛有增無減:「如果我有能力的話,做到七十歲我還是會繼續做演員!」

香港並非一個文化沙漠,因為有很多有心人日以繼夜為這大地灌溉,提供寶貴的藝術養分。資深劇場導演黃清霞博士(Dr. Ooi)絕對是戲劇界的有心人,她當日在港大教英文之餘,也成立DRAMA LAB去培育戲劇新一代。她於七十年代創立海豹劇團,為海豹執導的戲有二十部之多。就算是退休,Dr. Ooi也未有閒情種花養魚,反而將戲劇教育推廣至小學生身上。而無論成立「啟智」,或籌組誇啦啦藝術集匯(AFTEC),都在告訴大家,她對戲劇是永不言倦的。

悲劇是怎樣做成的? 

「天啊!何必偏偏選中我?」古典悲劇的背後往往是命運使然。當中最經典算是古希臘悲劇《俄狄浦斯王》:一出生便被預言會弒父娶母的俄狄浦斯,長大後偏偏在無數陰差陽錯下應驗了預言。同時,像中國悲劇《梧桐雨》中,唐太宗被迫賜死楊貴妃,也是基於國勢所趨,天命難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