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別相處了三星期的劇院。

最近主要在忙幾套劇場作品,有剛結束為真光女書院所創作的英語音樂劇《光明旅‧樂》、香港舞蹈團的兒童舞劇《鬍鬚爺爺之詩遊記》、幾米音樂劇場香港中樂團的《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還有正在創作中,為一舖清唱與台灣一個劇團合作的無伴奏合唱劇場新作品。  

「我立身處世,就靠真理和誠實。如果我喪失了真理和誠實,就等於和我的敵人一起擊敗了我自己。」

—— 莎士比亞《亨利八世》

黃詠詩是香港著名編劇,其實本身亦熱愛演戲,過去其獨腳戲作品更道出她的人生經歷:《破地獄與白菊花》分享生於打齋家族及其個人成長,《我為貓狂》抒寫孤獨女子宅在家中,與貓相伴尋找慰藉。而她自己最喜愛的劇本《香港式離婚》,寫盡愛情與婚姻,吊詭是那時她還未結婚,卻與拍拖十多年、患絕症康復的男友分手,寫出五味雜陳的真實情感……。她的作品令人印像深刻:不忌諱談死、孤獨、婚姻及愛情消亡,題材暗黑卻也荒誕幽默。而今次獨腳戲《胎Story》,則充滿勃發的生之氣息,道出她初為人母的快樂與辛酸,及育兒生活的樂事趣怪事。

兩年一度的新視野藝術節在10月19至11月18日舉行,可謂一年之中的藝術壓軸。第九屆的新視野藝術節一如以往帶來多個跨地域、顛覆傳統、富實驗性的佳作,拓闊觀眾的藝術視野,亦衝擊著人們的慣性思考。而體驗劇場的自由舞台設計,讓觀眾參與其中,與演出者互動,真切感受藝術樂趣。

偶戲作為當代表演藝術一種類型,近年無論在歐洲及亞洲都被大力拓展。舞台上,精緻工藝塑造而成的戲偶、戲偶師身懷絕技的表演,帶有童趣、注入當代劇場氣息及詩意的演繹,既開拓觀眾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亦展現魔幻與哲理兼具的舞台美學。康文署「戲偶人生」系列將於9至10月為大家帶來兩個偶戲劇場作品:丹麥蘇菲.克羅格劇團的《攞命馬戲班》及西班牙海盜船劇團的《愛倫.坡大詛咒》,兩劇更不約而同說愛情,喜鬧詭譎兼而有之。

歌劇《魔笛》是莫札特極具代表及廣為人知的作品;包浩斯(Bauhaus)由一所設計學校,漸漸成為一個風格、一個概念,甚至可說是現代設計的同義詞。歌劇、包浩斯與藝術教育,三個看似毫無關連的元素,「進念.二十面體」卻告訴你三者融合的可能性。進念改編《魔笛》成兒童音樂劇,再加入包浩斯的基本設計意念,配以黎達達榮的動畫,融入呼拉圈形體動作,以唱遊形式構成一個合家歡節目《魔笛遊樂場》。多種感官元素的碰撞,可有怎樣的火花?

試想像居住的環境只有幾平方呎,不出門,每天困在那小小空間內過日子,可以做到多少事?現實環境的困難令我們感到受局限,而戲劇則可帶來無窮想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近年帶來了不少歐州新文本,今次則屬他們首次引進日本劇場作品——由當代日本劇場編劇及導演坂手洋二編寫的《屋根裏》,將一個只得長1.8米、高1.2米、深0.95米的「納米小屋」演變成舞台。從一宗自殺懸案起,一場偵查之旅再將各地「屋根裏」的擁有者連結起來。32個角色,23場戲,8位演員,一幕幕撲朔迷離的事件,穿越地域、年代、時空,相繼在這狹小的空間內陸續上演。

今屆澳門藝術節找來葡萄牙多媒體藝術家Patrícia Portela創作的《無深睡眠》(Parasomnia)參節。此作在節目介紹中冠上「體驗劇場」之名,起初我以為與常見的體驗劇場一樣,又是另一場將敘事打斷,分佈在場地(鄭家大屋)不同角落,然後讓觀眾選擇何時進出故事/場地的實驗。很明顯我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在真假難辨的「後真相」年代,信心失落是時代的徵兆,反過來說,信念也正是人們最需要的。中英劇團製作的《羅生門》正逢此時。我們今天提到「羅生門」一詞,多指對同一事件的觀點言人人殊,不知哪個說法最為真確。這次的《羅生門》演出是由張可堅翻譯自美國劇作家Fay Kanin和Michael Kanin的舞台劇劇本。Kanin夫妻的改編源自日本名導黑澤明於1959年的電影版本,亦為改編,結合了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羅生門》及《竹林中》。

香港貴為全球工時最長、樓價最難負擔、生活費最高昂的城市,工作佔據生命大部分時間、來自工作的壓力之高,自是不言而喻。香港話劇團將於七月上演的《公司感謝你》,述說一個看來尋常且切身,又充滿張力的辦公室故事,想必引起你我共鳴。 此劇導演李國威,對一眾劇場粉絲而言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曾於2000年至2012年期間,五度勇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殊榮的他,多年來曾為多個不同劇團執導,作品多逾七十部。這個劇季便為香港話劇團執導兩部作品,分別為於七月上演的《公司感謝你》及於八月尾至九月中上演的《一缺一》。

假若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時沒有敗走台灣,假如中國一直維持1949年之前的政治狀況,後來還會出現文革嗎?六四又會不會發生?中國自此變成一個文明、開放的國度?抑或中國人的政治劣根性還是走上同樣的路?歷史沒有如果,但藝術創作,從來都在質問,也在思考「如果」的可能。

我喜歡這個演出,很純真的一種喜歡。手繪的城市場景定格,次第翻頁展開,一個本土都市童話,鋪陳於立體故事書所延伸開的繽紛幻彩空間。

這個演出是劉銘鏗的「立體書故事劇場 奇幻都市無動機系列之二」。劉銘鏗更爲人熟知的身份是燈光設計師,但他同時也創作了一系列的故事書劇場,如《戰火中的奔奔賓尼》、《善水怪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