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尚誠﹣雕塑好手

Error message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戴尚誠

文:小米

在雕塑世界裡,以手為題材的作品有不少,筆者馬上想到的,就有羅丹和畢加索的作品。原來在香港,我們也有一個擅長雕手的藝術家,他就是戴尚誠。 既是建築師,也是本港屈指可數的雕塑家,戴期望透過這些立體藝術品,可讓人與人之間多些深入的溝通,在冷漠的都市生活裡有多一點真感情。或許這也是他喜歡木雕「手」作——期望以手連心的原因?

對雕塑一見鍾情

戴尚誠說,自己學雕塑的過程很幸運,那時是94 年,一開始已可以跟雕塑大師唐景森學藝。「我在那個工作坊第一次做雕塑,已經有一見鍾情的感覺。」他覺得雕塑的吸引力,在於360 度也可看,沒遮沒掩;它不用說話,其存在已可傳遞某種訊息。

戴的作品多以寫實為主,大部分為木雕作品,「因為木材予人親切感吧,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太多東西用木來做,不同的家具、小擺設…其實中國人對木特別有感情,他們可以把木頭分成許許多多的種類,情況一如意大利人鍾情石材一般。」他自己就最喜歡用柚木做雕刻,做一件木雕,平均也可花上70 至100 個小時不等,手法上喜歡結合東、西方色彩,注入傳統的木雕手藝,表達現代的主題。

戴尚誠
《妳夠高嗎?

用傳統技藝說現代主題

「我最喜歡的一件作品,叫《黃昏過後待黎明》,形態是耶穌一雙被釘在木頭上的手。故事大家也清楚吧)—— 耶穌釘十架,三天後復活,然後祂的屍體不見了,不過祂手上的釘痕還在。我就在同一塊木頭表現了整個過程。從木雕後面看,手上的釘子不見了,但依然有個洞,留下一些烙印和痕跡。」

細看這件栩栩如生的木雕作品,手掌是深埋在木頭裡,手臂則露出來,甚至離開了木頭。戴說他在技巧上,運用了沉雕、圓雕和浮雕來做。本身從事建築的他,更把中國建築裡的花窗雕刻技巧融注其中。

被遺忘了的都市雕塑

戴尚誠對雕塑的熱情,除了工餘時不斷創作、組織雕塑學會、搞雕塑導賞團,他還和他口中的師兄弟周順強花5 年時間搜遍全香港的公共雕塑作品,然後輯錄成書。他說新一冊書現已籌備中。

在香港,雕塑的生存和發展空間似乎很狹小,這個他也不諱言: 「目前全香港也只得香港藝術中心有提供學位主修課程,可能大家對這學科的出路成疑吧。不過我在07年出版《香港都市雕塑導引》一書時,從一些統計數字裡發現,香港的公共雕塑空間,比以往是著重了。在香港,我們有四百多件雕塑作品,比方以15 年為一個單位計算,它的成長速度也算驚人的!」

都市雕塑其實散佈香港各個公共場地,可惜這樣的環境藝術常被人遺忘。問戴尚誠,我們可怎樣欣賞這些公共藝術?

「從公共藝術的角度看,它絶不只是裝飾;它可以是一個紀念性雕塑,甚至一個地標。其實雕塑和公眾,存在著一個連繫,比如可以讓人坐,給小孩玩耍等。」他指出,為了讓更多人知道雕塑的價值,藝術界正積極提高群眾對此藝術的參與性,比如利用比賽形式,鼓勵學校和社區多點參與等。「香港雕塑學會也舉行過一些雕塑營,讓觀者在現場完成一件作品。這除了讓他們對作品有多一點認識和了解,也增加作品的認受性呢!」

藝術引人深思

建築和雕塑,他同時在做,在他心目中,兩者共通點也多: 都是立體,都是想一些方法去解決問題: 「比如你做木雕,發現木裡頭有一個洞,你於是要想方法去改善這個不完美的地方,解決眼前的問題。這和建築所做的正不謀而合。」他覺得這對思考是一個很好的訓練,也正是藝術的魅力所在。

藝術類型: 
藝術工作: 
小檔案: 
戴尚誠 Victor Sheungshing TAI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戴尚誠既是香港建築署高級建築師,同時是木雕藝術家、香港雕塑學會會長;作品曾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曾獲獎項包括夏利豪基金會藝術比賽獎、香港建築師學會新進建築師獎;作品先後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香港藝術館以及澳門藝術博物館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