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ter Vermeersch 個展

Pieter Vermeersch Solo Exhibition

貝浩登畫廊 Galerie Perrotin
彼德•維米爾什生於1973年,2000年後開始創作極度概念化的單色畫,風格表面上介乎色域繪畫與極簡主義之間。他善於分辨色調,能在畫布或牆上精準描繪特定色彩的漸變色調。另一方面,大片單一色彩卻又接近藝術家所謂的圖像「零度」(pictorial ‘degré zéro’),一個平衡抽象與具象、超越兩極的意象。
 
面對此矛盾,早於1999年,維米爾什便以相機捕捉模糊對象,把光亮有色的景象(例如一片晴空)拍攝下來,然後根據相片的正、負片,以分格和配色方法複製成既寫實又抽象的畫作。他的畫室充滿這些純色彩相片,全無時空指涉,最重要是色彩、原物的實體及其再現。用維米爾什自己的話來說,繪畫的根本問題是:「如何在再現之中展示顔色本質?可否既展示顔色,又不忘再現內容,不忘意象?」
 
今次個展會展示維米爾什近期兩組漸變油畫和一個壁畫裝置,從中可見藝術家如何運用各種單色技巧達至圖像「零度」。第一組作品包括兩幅並列大型畫作,全部按照晴空相片繪製,但影像卻上下倒轉,令畫面更顯得模棱兩可、無足輕重。那純潔空靈的漸變色彩經細心臨摹而成,為求像真,色調更與原相片配對;換言之,最終抽象的畫作,背後有其真實依據。
 
積極推動法國非形式藝術(即歐洲版本的美國抽象表現主義 )的「黑色畫家」皮埃爾•蘇拉吉(Pierre Soulages)經常說:「我不要再現,我要呈現。」相對於蘇拉吉(更遑論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巴內特•紐曼(Barnett Newman)等色域畫家),維米爾什的想法剛好相反:不要呈現,要再現色彩。
 
維米爾什另一模糊抽象與再現界線的方法,是複製相片的負片,進而倒轉色調。展廳裏一系列小畫作,都是這類負片作品。原本淺色的地方,經轉換色調後,虛變為實,就如揭示了另一面真實。更甚的是,藝術家用橡膠刮刀在每幅畫刮走一角顔色,刻意在畫面中央留下痕跡,為原本客觀精確的創作引入一點主體性。
 
事實上,多年來鑽研單色美學,繪畫漸變色彩時盡量內斂,維米爾什也感到需要加入個人元素,但礙於畫風較冷靜,不可能像色域畫家般感情奔放。於是,他開始用刮刀或間尺(即用工具而非畫筆效果)刮去大大小小的色彩,以此營造抽象與再現、客觀與主觀之間的張力,而這也正是極簡與色域繪畫的分歧所在。有了這些刮痕,觀者便可適度感知畫家存在於當下,不多也不少;否則,不管畫作如何成功複製負片色彩,畫家也只會隱沒其中。
 
最後,遍及整個展廳的壁畫裝置,由白色漸變到三成黑色,展示藝術家如何令空間消失。在這裏,色彩無外部指涉,完全與周圍融和。據維米爾什表示,他的壁畫和油畫互相影響:「沒有傳統油畫推動,我的特定立體環境作品根本不會出現;同樣,沒有經過立體創作,真正感受到畫面邊緣,今天我對傳統油畫的探索也無從說起。」 換言之,兩者的區分乃人為造成,儘管壁畫與油畫不同,無關乎意象,只是作為工具,逐漸融和周圍環境。維米爾什有時會在裝置中加入鏡子,令人在迷蒙的展廳裏意識到自我的存在,影響觀賞經驗,就如在畫作上增添刮痕一樣。

 

 

2015年7月3日 - 2015年8月15日
開放時間: 11:00 - 19:00 (星期二至六)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